笛涩


1.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解开了他的腰带。

“然后该做什么呀”她有些害羞的问。

这毕竟是第一次这样做。

“the choices are open“ 你自己决定。他笑着说。

是啊,又没有人规定要怎样做/爱。

她又趴在他身上亲他,是一个没有性/欲的吻,因为不喜欢用舌/头亲,可是对方显然还是更喜欢舌吻。无奈之下还是得继续跟着男朋友的节奏来。

舔舔耳垂,吹一口气。他喘的声音变重了一些。

“你得教我,我没有经验。”她戳了戳还没有觉醒的那个东西,柔软的,似乎没有攻击性的。

”hold the balls, you may want to do it more gently...“

她照...

Yagudinn:

我是已经被遗忘的某人


————————————————————————


金发年轻人的故事在一个美好的春天开始。


他住在常春的南方,在大陆上最美的地方,没有风雪,没有结冰的河流,没有枯萎的树木,没有冤屈的魂灵。


金发年轻人的生活原本并不好,在美好降临之前,他曾去教堂祷告。


他祈祷着,我神圣的主啊,请让我的生活同这美丽的春日一样重新盎然吧,以我对你的忠诚,给我宽恕,给我恩赐,赐给我来年最美好的绿叶。


他的愿望在第二年实现了,金发年轻人那貌美的妻子生下了孩子,一切的好运结伴而来,他们不再担心温饱,不再担心孤独,那...

我,很OK

月刊少女虾酱君:

沉迷于看自己以前的文


我真是个天才小文手

嗷呜!感谢!!好吃!

Missing:

笛子对不起啊啊啊,我前两天一直在上课没时间打字,现在想起来发现错过了好久,现在补上还来得及吗?QAQ @笛涩 


父女,野外play


并不好吃的肉


给小姐姐来自迟到很久的生贺


今天的学步车


链接↓


迟到了好久野外play【点击直达车】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尼采《善恶的彼岸》

建议大家去听一下 如寄 
超适合瑟莱!!改天有时间写一个大纲/脑洞

啊....想写病娇莱戈拉斯
虽然很中二吧 但是我最近真的很into这种feel哈哈哈

短打的一小篇文~

【夏日见闻】

那时候我才知道他叫莱戈拉斯。
他看着年龄不大,穿着和我同届的校服。
第一次看到他时,他唇角染血,眼神冷漠阴狠的不像一个小孩子。
那时候我们16岁。

他常常不来上课,奇怪的是老师也不怎么管。
偶尔来上课也是沉默的坐在窗边第二排的位置,静静的望着外面的樱花。蓝绿的眼睛如同玻璃湖泊,倒映着一个我没见过,也不理解的世界。

他是个独来独往的人。
淡漠薄情。不苟言笑。
这是从哪里学来的呢。我写作业时经常就托着腮想起这件事。

唉,莱戈拉斯,真是个奇怪又神秘的人呀。
直到那天我见到了他身边唯一一个...

他们值得一切最好的。

今天大喜
不是结婚
评论抽一个人点瑟莱梗
多丧病多黑化都没事
送你一个你专属的3000+的车

抽好啦 抽的龙眼的梗~

看了一圈cp觉得还是我大瑟莱最好吃啦!!!
高颜值父子 国王与王子(战士) 一方效忠另一方
冰山攻x阳光受 性格多互补啊!
从小有着亲情 只是现在多了爱情 还永生!
他们之间的不可毁灭的connection
瑟兰迪尔内心唯一一片柔软之地便是留给莱戈拉斯的 这种命定的关系 啊!!
太苏了!!简直是苏本苏了!!
瑟莱的苏点我能说三天三夜
有人陪我一起吹吗!!

1 / 14

笛涩

© 笛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