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涩

【瑟莱】Catharsis

这是一条定时发送,祝自己生日快乐!

本篇似乎有点洛丽塔的感觉?

无码版走这里 (两版没有任何区别!)

第一人称,瑟兰迪尔视角

Catharsis

——————

我很喜欢他有些迷茫的躺在我身下,软圌软的叫着父亲。当我把手覆上他的胸膛,擦过那两点,他总能敏圌感的叫出声来。怎么身圌体这样禁不起逗圌弄,像个女孩子。

有时候我确实希望他是个女孩子。不得不承认我喜欢女性饱满而柔圌软的乳圌房,更胜于男性的阴圌茎。但是莱格拉斯不一样,就算他哪一样都没有我也不会在乎。他是他,只是他。而我爱他胜于所有。

他是花园里最美丽的玫瑰下的绿叶,却姿色更盛,宁静淡雅。是朝圌阳,也是晚霞。火圌热而热情。他是我的肋骨,从多年圌前我将他从身圌体中抽圌出,从此变的身圌体空旷,而在我得到他的第一个夜晚我重获充实。

我从不说他是我的心脏,而愿意他是心脏瓣膜。我的每一次心跳他都能贴的最近,聆听的最清楚。

震耳欲聋吗,我亲爱的孩子。那麻震的感觉随着神圌经一路向上,你会最清楚。

他一直是个很乖的孩子,成绩好,不爱表现。有什么话也总是憋着,即使到了叛逆期也极少吵架。只是晚归的次数多了起来。

直到那天他醉了。醉得很彻底。很不省人事。但还是回到家里。又像个小孩子,扑到我怀里,两只眼睛拢着月光,无辜的笑着,道出一切应该被永久封藏的东西。

我爱你,ada。他柔圌软如花的唇圌瓣贴在我耳朵边,吐气幽幽。

怎么会当真?

我闭上眼。

但是没有关系。其实都一样。

所以我任由他亲圌吻我,抚圌摸圌我,试图挑圌起我的性圌欲。可是他还那么纯真,连碰哪里都不知道。要不然他早该知道在他扑进我怀里时我就已经可耻的硬了。

我可以安慰自己这是因为禁欲已久。但什么也解释不了因为一个拥圌抱而产生的生理反应会是这么简单。

就像我说过的。

我爱他。即使他是男孩。即使他是我的亲生儿子。

我从不否认我是一个卑鄙的人。商人都是卑鄙的,为了自己的利益无所不干。莱格拉斯主动的献身,我为什么不能接受?道圌德伦圌理不过是用来束缚愚钝封圌建之人,而两圌情圌相圌悦的感情本可以不受它的玷污。

是的,我和莱格拉斯。我们。我会将他抱到床圌上,抚圌摸圌他青涩的,未长开的身圌体。单薄的肩头,凸显的锁骨,蛰伏圌在腿圌间的小家伙,我以手指代替亲圌吻,一路磨过。他睁开诱圌惑的蓝眼睛,我看着像是酒醒便有写心慌。

你困了,莱格拉斯,你在做梦。我俯下圌身,在他耳边轻轻说。

他似乎是真的酒醒。但是这不可能。但是他吐字又那么清晰。

那么是我醉了。心头有疑虑之时却又有些久晕的感觉。头脑发圌热,身圌体冰凉。

再次望向床圌上,他还躺在那里,笑意盈盈咬住指尖。

他说,这不是,ada。因为我爱你,你也爱我,所以我们要上圌床了,是不是?

只能语塞。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一个非常浅显,又非常深刻的问题。

ada,我们不活在梦里。永远不会。他开口,时间的风声从我们间呼啸而过,最后的最后一切归于世界最原始的状态。十分寂静。死一般的。被遗忘的。

你还这么纯洁,我要怎么以我罪恶的手去触圌碰你。少年的每一寸身躯皆是造物主细心雕刻而来,线条流畅有型又不显突兀,手指和脚趾每一根都莹润如珠。我捏了捏他的下巴,他像只被挠了下巴的猫一样配合着抬高脑袋,眯起眼睛,嘴角笑意如同盛开的百合花。

他忽然间捉住我的手。灵动的眼睛里是俏皮的蓝,又有银河散在里面濯濯生辉。举起的手被放在孩子唇边,他呼出的气息香甜湿圌润,兴圌奋随着神圌经圌血液奔走。只是速度太快了,一瞬间脑子要爆圌炸。

噢...父亲。他直视我的眼睛,柔圌软的唇面擦过每一根指尖。

然后他将我的右手中指含进嘴中吮圌吸。我的感官除了视觉其他的已然罢圌工,屏圌蔽了各处传来的讯息,全身都为接下来的是而激动的发圌麻颤栗。

他的两颊凹陷下去又鼓出来,带出啧啧的水声。我止不住的想如果他此刻含圌住的不是我的手指...停下,瑟兰迪尔。闭上眼睛那些下圌流的画面走马观花一般的快速从视网膜上过了一遍。情圌动的,美好年轻的少年。他会被汗液浸圌湿,小腹被两人的爱圌液覆盖,眼神迷离而勾人,眼角下面一片轻红,蓝颜泅着泪。

突然一个人影晃到我面前。Ada,不许走神!他任性的嘟起嘴,似乎在索吻。我允诺了他。

待会我想让它先进入我的身圌体。他说。

然后他最后一次舔过中指第一个指节,开始亲圌吻我的掌心。

摇头,低头。我将手抽圌出,该说些什么?脑子一片空白。

莱格...我叫他。他微微睁大眼睛,询问的目光让我无所遁形。

停下吧瑟兰迪尔,省省你那些虚伪的言圌论。你等待这一天这么久了。这些只敢于出现梦境里的画面----你没想到你的孩子比你勇敢这一千倍。总有人要先迈出这一步的,是吗。

解圌开我的上衣,莱格拉斯。 我低低的说,如释重负。

他笑着拒绝了。然后很自主的脱圌下我的裤子。这种事情我向来不会阻止。到底还是个孩子,看着内圌裤下隆圌起的部分他吃惊的张了嘴,不知所措眼神的望向我。

Ada...他坐到我旁边,轻声讲,我...

你没有机会反悔。

我知道的----唔!dad!

你叫我什么,莱格拉斯?

他像是被吓到了。一下子怔住,嘴角的笑容消失,流露圌出一种可怜兮兮的神情。不怪他。我知道现在的我看上去是一个疯圌子。一个充满极端矛盾的艺术家。或许是我的声音太低沉,太严肃了。我稍微清了清嗓子,试图用一种更为柔和的语气跟他缠圌绵。

Ada..?您还好吗?

还是他先开了口。我的孩子捧起我的脸,两双相似的眼睛就这么看着对方,有时候我在想他眼中的颜色会不会滴圌出来,然后我们相融合。还是但愿不要吧。我爱这颜色,让我想起夏威夷的海。

我还好,莱格拉斯。说你爱我。

我爱您。我爱您....

他又热情的缠上来,宛如一只懵懂的小兽,嗷嗷待哺的扑向他的家长。不不,更像是一只发圌情期的雌兽。十分热情的勾 引她的另一半。

我与他接圌吻。舔圌弄他的舌根与舌圌尖。扣紧他的脑袋,让他只能从我口圌中得到氧气。

只能是我,必须是我。我无厘头的想到这样一句。

你只是是我的,莱格拉斯。我低下头与我的儿子接圌吻,所有的思想被圌封住,只有我们才重要。只有我们才真圌实。

他十分爱我。我肯定这一点。但是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萦绕在心头,而这让我恐惧。

End.

————————

也祝酚酞生日快乐!超巧啊!


评论(30)
热度(111)

笛涩

© 笛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