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涩

【瑟莱】如何勾引我的父亲 04 (完结)

前文戳 03

HE。


Chapter8


这一夜我几乎没睡着过。情事结束后已经十分累了,但想着不能被暴圌露便一直睡不好,似乎在半梦半醒间一直徘徊。梦境里并没有一些美好的。


早晨的时候他才回来,我那时候躺在床圌上,实在懒得说话,甚至眼睛都睁不开。父亲身上并没有酒吧的气息,想必也是十分注意的。


“哟。”其实那时候我并没想说什么,只是想发出一个声音,仅此而已。


“吵醒你了吗?”他问,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但是我太困了,大脑完全无法思考。人在这种情况下通常会说一些实话——“是的。莫非你想对我一些不好的事情?趁我睡着的时候吗?”我笑了一声,可能有一丝嘲讽的意味。


我并不记得这些对话,这些都是他后来告诉我的。那时的情形十分尴尬,但尴尬之余我又有一些奇异的快圌感。


然后我告诉他,可能是梦话吧,不要太放在心上。


我父亲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青圌春圌期的莱戈拉斯。”


腰很酸很疼,等他走了我才敢稍微龇牙咧嘴的揉一揉。虽然之前听父亲那些个小情人说过,但没想到这么厉害…昨天起码折腾了我两个小时多。


在他身后我吐了吐舌圌头。


Chapter9


生活嘛…总是十分无趣的。


尤其当你是个学圌生,并且对学校一切男生女生都不感兴趣的话。


是的,那不就是现在的我吗。


但是当提起有关我爸的事情,趣味值就蹭蹭的上涨了——比如,他今天又没回家。但是最近要期末考圌试,我实在没时间在背后做小动作。


只能抽空给Ali打了电圌话,凌晨两点,正是他们那种人活跃的事情。电圌话很快被接通了,男妓丝毫不压抑的喘息带着电流的呲呲声传了过来,“唔啊…好圌棒…要死了,啊、慢、慢点…”那边有鼓点强圌势的音乐,嘈杂的声音,放浪的尖圌叫,“Ali,你最近…”


然后我的话再一次被他的浪圌叫打断。


电圌话被掐断之前,我隐约听到一句“Mr.Spring”。一个猜想浮出圌水面,也许不能叫做猜想了,事实那么明白的摆在眼前。突如其来的怒火,莫名奇妙的怒火。我咬住被子,扭头看向镜子,眼睛在黑圌暗里那么亮。


明知道是我一手选的,但内心深处的怨愤仿佛还是化为火焰舔shì着我的五圌脏圌六圌腑,“去死吧。” 我低声喊,就连自己也不知道是在说谁。


我想起那一晚上。我被我父亲压在身下操圌弄到几次高圌潮,也许他不知道是我。也许他装作不知道是我。


但是现在…他却还是在和别人做圌爱。想到那晚他喑哑性格的声音和有力且快速的动作,我可耻的发现自己硬了。


他圌妈圌的,这种对性圌爱快圌感食之入髓的身圌体。我只好将手探进内圌裤里,顺便把那件碍事的衣物脱圌下来,抚圌摸自己勃圌起的阴圌茎。说实在的我并没有太多这样的经验,但是想到瑟兰迪尔,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似乎不用太多的抚圌慰就能达到顶峰。


其实和我父亲斗智斗勇的过程还挺有趣的,姑且算是生活的调味品吧——毕竟这本质上只是一场随时可以被我终止的游戏。


发圌泄过一次的身材变得疲惫而昏沉,我似乎很快就进入了睡眠。


Chapter10


我很惊讶我的父亲竟然没有发现这一切。


是该说我做的太好了呢,还是他对我的行为丝毫不在意?


瑟兰迪尔真是一位理想型家长,管圌教孩子并不多,并不严,不过也有可能是我并没有什么能让他挑出刺的地方。成绩,课外活动,不抽烟不喝酒(起码没在他眼皮底下搞过)的品行,样样都有。总的来说我们两个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吧。


所以他在夜店看见我才会那么生气?


我抽圌了一口气,在父亲盛怒的眼神下向吧台里那位小哥要了一杯加冰的ВLoody Mary捂在被他打过的右脸颊上。


Ali站在父亲身后,小鹿一样的眼睛里全是惊慌失措。我突然觉得好笑,他在怕什么?与他有什么关系?仰头喝下一部分酒,如愿看到了瑟兰迪尔更加阴沉的脸色。


“你才16岁。这像什么样子。”他语气淡淡。但了解他的我总会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瑟兰迪尔走过来掐住我的脸颊,还没有咽下去的酒猝不及防的喷到了男人俊美的面孔上。


淫圌靡的五彩灯下他的面庞有一种魔幻美,铂金的头发在深色灯光下淡的仿佛是银色,眸子里也是晕开的墨色,淡红色的鸡尾酒顺着他侧颊滑圌下来落在他的白衬衫上。我看见他耳侧的头发黏成一缕一缕,“抱歉。”


“跟我走。”


他捏住了我的手腕,好圌痛。其实就算他什么也不说,我也会乖乖的和他离开。


就在今圌晚,我暗自想。



Chapter 11


凌晨的街道很寂静,几乎没有人。父亲开着车,我缩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们默默无言,似乎都在想自己的事情。


“你知道了,是不是?”我摇下车窗,不知道为什么车内的空气让我有一种窒圌息感。这时候是一个红灯,我们都避无可避。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


我把衣服拉开,甚至在椅子上坐起来一点把短裤,内圌裤通通脱掉。


红灯还有半分钟。


我听到他骂了一句。


“你知道了吗?”我再次问,跪在座位上,面孔向着他。就这样,直直的看着他。


绿灯亮了,瑟兰迪尔一踩油门车就飞奔出去,幸好这是空旷的街道。


我低低的笑起来,手抚上因为父亲而勃圌起的阴圌茎,我从来,从来没这么放浪过。车厢里一时间只有属于少年的,青涩而勾人的呻圌吟。闭着眼睛我给予自己最大的快圌感,就像我那天晚上做的一样,毫不掩饰自己的堕圌落。车突然的停了。瑟兰迪尔把车拐进了一条漆黑的巷子。


“你到底想怎样,莱戈拉斯?”他面色古怪,声音嘶哑。


“帮帮我,父亲…”我歪着头看他,伸出舌圌尖舔圌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就像你那天做的一样。”我裸圌着身圌体蹭过去,犹如小动物一样讨好的在他颈边摩擦,他并没有推开我。


直到我坐到他腿上。驾驶座的空间对于两个男子还是过于狭小,我们不得不紧圌贴着。


他突然扣住我的脑袋吻我,这是一个残圌忍的过程,他把我嘴唇咬出了血,还是舌圌尖咬出了血?我在漆黑里凝视他的眼睛,那么亮,亮的可怕。但是我没有退缩。


这是一个含混不清的回应或拒绝——这样越界的吻从不该属于父子之间,但是它又没有任何情圌欲的成分。


“我很爱你,瑟兰迪尔。”我听见自己说,手指从裤子拉链的地方探进去发现他也情圌动了。 他的手握住了我的臀圌部使劲揉圌捏,脸埋在我锁骨那里,呼出的气息温热潮圌湿。要进行最后一步时父亲却突然推开我下了车,抽圌了两根还是三根,他才又回到车上。


我看着他在外面抽烟的身影突然间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


我赌输了。


我还一直天真的以为我可以赌赢,他会爱我。



Chapter12



回程的路再也没有波澜。


回到家里我们回到了各自的屋子,即便我那一间已经很久不用了。


躺在床圌上我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总觉得这几个月以来发生的一切是一场超出现实的梦。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没有眼泪也没有心思浮动。


直到他进来了,像是喝了酒,步履摇晃不稳。他倒在我身旁,把我牢牢的圈在怀里吻。


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一种毁灭的狂喜。


这天晚上我再一次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了我的父亲。


这也是我能想到的我们能有的最好的结局了。


感谢上苍。



——END——



给我评论吗…。

评论(21)
热度(137)

笛涩

© 笛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