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涩

A Message to ur heart

*两人这时处于暧昧期
@白水行  之前和你聊到的一个脑洞 嘻嘻嘻写完啦

莱戈拉斯的平安夜是和同学们一起过的——只要他在十二点之前赶回家。他当然更愿意和自己的父亲一起度过每年的这一特殊时刻。

“呃..抱歉,我,我有点难受...我要去卫生间一趟...”他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推开ktv的门的一瞬间被冷风刺激的清醒一些,转身战栗的抓起一件不知道是谁的外套胡乱披在身上。

他走后,众人还聚在一起闹腾。桌面上一众不健康零食中有一点微光闪现出来,眼尖的亚坟首先看到了。她醉醺醺的靠在男友阿拉贡肩头,问道那是谁的手机。黑发的少年也显然喝的有些多,他眯起眼睛试图辨认那是谁的手机——而后大吃一惊的张开了嘴。

“莱戈拉斯竟然有女朋友!!”

他像是一个海盗在宣布自己所寻找的宝藏,兴奋的眼睛都在闪光,“天呐,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嗨,这小子,比较腼腆,是不是还没确定关系?还让人家女孩子主动来问——” 金霹嚷嚷着,一把抓起好友的手机,“我们来帮他一把吧!”

轻而易举的破解了莱戈拉斯的手机密码(“呵,我就知道这个父控!就是瑟兰迪尔叔叔的生日!”大家笑起来。),金霹望着备注为❤的那个联系人,醉酒的大脑高速运转着,却远没有身体的反应快。等他回神,已经编辑了一条“今晚打炮吗”发送给了对方。

在好友疑似正暗恋着的女孩发来的一条“明天有时间吗”回复“今晚打炮吗”——not really a wise choice, but effective.

他们爆发出一阵大笑,然后心虚的赶紧把刚刚发送的那条信息删了。

“可是希望她不要回什么了,否则就露馅了!”

瑟兰迪尔收到儿子这样一条回复,先是有些震惊,而后促狭的眯了眯眼睛,仰头靠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回了一条,“发错了吧?是不是要发给女朋友的?”

幸好莱戈拉斯还没从卫生间回来。

“不是,没女朋友。给你发的。也不是真心话大冒险。”

又一条回复过去。

瑟兰迪尔其实猜到了怎么一回事,所以他笑了下,准备了一点醒酒汤等待儿子回来——总要让他清醒的意识到是谁在干他。

11点刚过的时候,金发的少年敲响了门。不知道是冻得还是喝的太过的原因他脸红的像是发了高烧,脸颊也很烫。他迷蒙的软绿色眼睛浮现出点点星光,薄红的唇咧开露出两颗白白尖尖的虎牙,“圣诞节快乐,爸爸。”

“嗯哼。”瑟兰迪尔哼了一声算是应答,他依旧翘着长腿坐在沙发上。莱戈拉斯脱下风衣,换好家居鞋,坐到父亲身侧,慢慢的靠过去,最终窝在了父亲怀里并舒服的调整了调整自己的位置。

“醒酒汤在那里,自己记得喝。” 男人捏了捏孩子略瘦削的肩头,感叹一句有点瘦,就接着看起电影。

莱戈拉斯微微抬起下巴,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俊美的父亲,一点不显醉意,“没醉。”

“醉了,快喝。” 他拿过碗来,递给儿子。

莱戈拉斯委屈的撇了撇嘴,跟只小猫儿一样,用舌头舔着汤。挑高眉梢,带着那么点妖冶的情意,看着瑟兰迪尔苍蓝的眼睛。

沉默了一会儿,两人就这样对视着。

瑟兰迪尔拿出手机调到自己和莱戈拉斯通讯页面,“你发的?” “唔...不是。” 做儿子的有点窘迫。

“猜到了。”

“估计是阿拉贡他们几个..”

“清醒了?”

“ehuh..”

瑟兰迪尔歪着头仔细的看着对面漂亮的过分的儿子,对方还没完全褪去少年时期的稚嫩,又平添了一份青年的阳刚。突然间他凑过去吻了莱戈拉斯,舌尖的嬉戏追逐,两人的唾液在推送交换。年少的那一个被亲的迷迷糊糊,一直跟着父亲的节凑走。

“现在,我们就按你短信里说的办,好不好?” 瑟兰迪尔的声音犹如深海里的人鱼,低沉性感的声线贴着莱戈拉斯耳朵藏进去,引起心脏一阵瑟缩。

“..好。”

评论(28)
热度(93)

笛涩

© 笛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