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涩

【瑟莱/短篇】Amensiac Memory 02

花开有时,入土无声。

他的爱情也是,轰轰烈烈的开始了,最终却以这么一个悲伤又可笑的方式结束在甚至没过去的花季里。

————————————————————

莱戈拉斯手抖的厉害,陈年的日记掉在地上,摔出了一封信。他跪在地上,麻木的用指尖把那封信勾过来,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打开它,里面是不是会有更加沉重的事实。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揭开那封信,那里面的字迹里都能看出紧张。

“我挚爱的父亲,展信佳。

 

               我鼓起勇气把内心深处最隐秘最罪恶的欲望统统呈现给您

               我对你的爱已经让我无法承受 我自私的希望能得到你那唯一且特殊的爱 只对一人的爱

               所以 若是您愿意给我一点希望 那么我们在校园的树林里 你经常看见我读书的那个树下见面

              日记在我卧室第三排柜子里,您可以取来就知道您看完我说的话理解的是否对了

    对不起。

                      —— 莱戈拉斯”                                                      

 

 

来不及吃午饭莱戈拉斯就跑去了那一片树林,绿色郁郁却不够盖住太阳的热度。

三三两两的情侣挽手走在小道上,莱戈拉斯低下头穿过人群,沉默的走过草地,到达信里约定的位置。

他觉得自己可能回忆起什么了,零星的片段闪过脑海时带来一阵剧痛,他沉吟了一声捂住脑袋。痛意使他膝盖发软,他慢慢蹲进草地里,身体似乎要在午后的闷热空气里化开。

那天下午的情景似乎再现了,明知道那不是真的,莱戈拉斯仍望着面前的两个人。也许他并没有睁眼。

 

瑟兰迪尔面色冷峻,眼睛却如同春天一样温柔。他的孩子,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背对着父亲,手指攥着衣角。阳光在他的身体边缘镀了一层金,他的头发甚至反射出那有些刺眼的光芒,就像一个误落凡间的天使。

“莱戈…”他的话被骤然回头的绿叶打断,他看见他与自己相似的蓝眼睛里盈满了泪水。

“你还是来了…”莱戈拉斯哽咽了一声,抬手擦了擦眼泪咧开嘴笑了。透明的水珠在他潮红的脸颊上挂着,如同一朵沾露的玫瑰,待人采摘。他吸了两口气,压不下汹涌的泪意,索性大声哭了出来。

瑟兰迪尔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没有靠近,灼热的眼神落在儿子身上。莱戈拉斯自己哭了一段时间后,情绪趋于平静,终于止住了。

 

人们路过时疑惑的望向这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人犹豫着要不要上前调解一下,少年已经哭了很久了。他不断流着泪的蓝眼睛,带着复杂的感情,模糊又清晰的看着瑟兰迪尔。

“你过来是要指责我吧,”莱戈拉斯抹了一下眼睛,接着说:“我可能已经把待会要流的泪预先流完了…”他扯着嘴角想给对方一个笑容,可惜是个难过的笑容。

“我…”他没有想到莱戈拉斯情绪这么激动,过了一小下他斟酌出一句干巴巴的接话。“我没有要责罚你的意思。”他柔声说,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收到这封信…我从来没有想过。”

 

莱戈拉斯瞪大了眼睛,心脏被一阵不知是喜悦还是悲伤的雨水浇过。

 

瑟兰迪尔走上前轻轻捏住了他汗意津津的掌心,深邃的目光莱戈拉斯不敢直视。

 

“我对你产生的爱o欲本就应遭上天惩罚,但没想到我如此得上天眷顾。竟然让这份荒唐的感情得到了回应。”他停了一下,灰蓝的眼睛里闪过一些东西,”我从来不会用笔记下来发生了什么,但你日记里的每件事我都记得那么清楚。就像昨天才发生过一样。”瑟兰迪尔咳了一下,脸上有些轻微的红,他们就这么一直看着对方的眼睛。“谢谢你,莱戈拉斯。”过了一会,他又开口。他的声音很低,比平常还要低。莱戈拉斯耳朵里却出现了大声的嗡鸣,吵的他太阳穴一跳一跳的。

开始时他的身子绷的太紧已经开始发抖,后来他直接扑进了父亲的怀里。如果不这样他大概要高兴的跪在地上了。

 

 莱戈拉斯觉得自己应该早已经把泪都哭光了 ,但是瑟兰迪尔的前襟很快湿了一大片。男人搂紧了他,长发滑到莱戈拉斯仰起的脸上,手指摸进孩子脑后柔软的金发里爱o抚。两人紧紧相贴的胸膛因为激动而起伏,两颗心脏因为喜悦而快速搏动。男孩从拥抱里钻了出来,尤挂着泪痕的脸上绽放出一个笑容,摊开手掌,里面窝着两颗种子。

 

“等这珠紫罗兰长出来了,我把我的第一次给你好吗?”莱戈拉斯笑了,白白的牙齿在阳光下有些晃眼,蓝眼睛像夏夜里闪着星光的海。

“我们还有很久,这件事不急。”瑟兰迪尔摇摇头,低下头亲了他的发际,带着一股绿叶的清香。

天气很热,眼前的树木枝干似乎开始变得曲折。莱戈拉斯从草地里站起来,头仍疼的厉害,眼前都冒金星。恰巧不经意抬起的视线对上对面那棵树树皮上镌刻的两个名字,飘逸凌厉,一看他就知道出自谁手。他还能回忆起记忆里的自己看父亲刻下他们相连的名字时有多么感动。可如今他只是看了一眼,平静的拍拍身上的土。

莱戈拉斯浅薄的唇抿起来,是一个忧伤的弧度,当初的他情绪那么激动,强烈的爱意恨不得能吞没他,毁灭他。可是现是他却什么也感觉不到了。他看着一年前的自己,像是街上走着的一个陌生人,只不过恰巧生了一幅相同的容貌。

 

他感觉自己的记忆似乎正在恢复,还是身体已经有肌肉记忆了——他不自觉的走到了自己和瑟兰迪尔共同的秘密基地。他隐约想起自己曾经把每天的日记以信的形式放进那里的树洞里,也许是爱情的甘甜冲昏了他的头脑,他可能没有想过万一别人有朝一日会不会发现这些。或是想过,但是并不在乎。但不论哪一种都会带来致命的后果。

 

他拨开掩着树洞的杂草,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

 

惊恐一瞬间冲过身体,莱戈拉斯不敢想象如果那一封封记录着自己和父亲如同情人一般的生活被发现了会给双方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

 

这里位置隐蔽,只有很小的几率会被发现。是谁?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从惊慌中冷静下来,闭上眼风的草的声音都变强硬起来。

 

瑟兰迪尔。四个字如同泉水洗过,从干涸的心头流过带来绿意。

 

我的父亲。至少我希望是他。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这个点瑟兰迪尔快回家了吧,如果现在赶回去应该还来得及拿到信。莱戈拉斯想着,迈开腿跑起来。明明已经过去的一段感情,他却不知道要挽回什么,还是要发现什么的查出一切细节。

 

汗滑到下巴上,他手一抹甩到发烫的地面上。水液甚至没来得及留下一个湿润的符号就无声的消散在午后闷热的空气里。

 

打开门瑟兰迪尔还没回家,大概还剩下十分钟。莱戈拉斯连鞋都来不及换跑进了父亲的卧室,会在哪里...会在哪里...他迫切的打开了衣柜胡乱的翻着,发现除了衣服还是衣服。彭的一声,带着怒气,衣柜门被他甩上。他转而去翻床头柜,却发现里面还剩半瓶的润o滑油,是香柠味的。

 

他最喜欢的味道。

 

莱戈拉斯头猛地侧过去,捂住嘴剧烈的咳起来,想吐吐不出来的感觉憋得他眼睛都红了。他一边咳嗽一边翻腾着这间卧室的每一个家具,注意着还原它们,什么都没有。他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大概是堵着一股怅然若失的绝望。

 

楼下传来了脚步声,他费力的把自己拽回了卧室,瘫在自己床上。

 

“莱戈拉斯?”几分钟后瑟兰迪尔叩响了门,在得到儿子的应允时进来了。

 

“今晚你想吃什么?”他的父亲问道,在外人听来性o感的要命的声音莱戈拉斯听着只觉得别扭膈应。

 

“不吃。”莱戈拉斯翻了个身,脸冲着墙上那只懵懂的小鹿,旁边有它高大的父亲在给它舔毛,多温馨啊,他的眼睛柔和起来。

 

“你刚出院不久,身子要好好养一养。”瑟兰迪尔说的话总是不容拒绝。

 

最终莱戈拉斯晚上喝了两碗粥和一块红酒牛排。他本来挺饿的,只是不想和瑟兰迪尔有过多接触。他记得以前父亲从来不做饭,现在的手艺竟然这么好了。

 

“我记得你以前很讨厌做饭,”他吹了吹勺子里的粥,看到瑟兰迪尔点点头。”你什么时候学的做饭?”莱戈拉斯歪着头问。饭桌前沉闷的气氛开始有所缓和。

 

“三年前。”瑟兰迪尔不喜欢过多的说话,即使在此时回答也简短的让莱戈拉斯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这个话题。

 

“为了我吗?”他顺嘴问了一句,男人却僵住了。一瞬间静寂的房子里只剩下勺子碰到碗壁清脆的回声。

 

瑟兰迪尔的头发从两侧滑下来,盯着餐桌的眼睛被长睫毛挡住,莱戈拉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先上去了——”莱戈拉斯没等到父亲的回答就逃似的跑回了房间。

 

愚蠢的问题。

 

少年把脸埋进枕头,憋到喘不过气时才把自己放出来。头顶的星光灯发出的光很微弱,大约是今天没拉开窗帘的原因。他走下床掀起窗帘,外面的太阳正落下来。红色的光有些刺眼,他揉揉眼睛松开祖攥着窗帘的手。

 

那沓日记,在哪里啊…也许这并没有那么重要,但是我需要找到它…

 

莱戈拉斯自从出院之后就变得特别嗜睡,如今他的思想再次沉入梦境。

 

“早安父亲,”莱戈拉斯笑的很甜,从背后抱住了瑟兰迪尔。“今早有土豆泥肉丁吗?”他用鼻尖轻轻蹭着父亲后背,瑟兰迪尔身上那股沉稳的香气让他总是不自觉地开心。

 

“恩,你今天醒的还挺早。”男人抽了张纸擦擦手,解下围裙回过头看着儿子。

 

在晨曦里瑟兰迪尔的眉目深邃而温柔,薄薄的嘴唇拉成一条直线。莱戈拉斯踮起脚尖舔了舔父亲唇面,又将舌尖往紧闭的口中送去。瑟兰迪尔顺从的微张开嘴,任由孩子探索着舔弄。他把莱戈拉斯抱起来放在台子上,按住对方金色的脑袋猎取他口中的蜜液和舌头。

 

“早上就这么想要?”瑟兰迪尔笑着挠了挠孩子下巴,满意的看到莱戈拉斯顺从的抬高了些脑袋,脸颊上红晕片片。

 

“没有啦...唔,”莱戈拉斯的话骤然被父亲伸进衣服里的手打断,那双手不怀o好o意的在他胸口游走,夹住了胸o前渐渐挺立的两点。他瞪了一眼瑟兰迪尔,可惜并没有什么说服力,眼角含o春的样子纯洁又撩o人。

 

“身体真够敏o感的,碰两下就这样了”男人轻轻吻了一下他的眼睛,放开他走到右边把早餐端出来。

 

莱戈拉斯第二天早起醒的时候竟然梦还记得很清楚。他坐在床上愣了一会,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里。他看着房间里的布置,觉得恶心难受,躺回床上又觉得胸闷的难受。

 

真想哭一场,希望所有的悲伤和迷茫都能随着泪水一起出去。他眨了眨眼睛,有些干涩。

 

换好衣服莱戈拉斯下了楼,听见厨房里有乒乒乓乓的响声。他不想走过去,于是站在厨房门口几步远的看了一眼就又默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轻轻把门锁好,拉好窗帘把早晨的阳光和微风都封在外面,莱戈拉斯躺在地板上盯着头顶的灯。

 

他觉得自己像个孤儿。这么无助、迷惘、悲伤,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帮上他。

 

生活真够混乱的。莱戈拉斯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孤独了,他想把堵在心里的所有感受都痛快的说出来,可是该说给谁听?谁又能帮他解决这些问题?说了也没什么用,感情上的问题从来不是外人能插手的。更何况他的感情问题太特殊了。

 

亲人是孩子在世间唯一的,最坚实的依靠,其他人没有谁会像父母一样毫无保留的为他付出。但是他现在却丝毫对父亲亲近不起来,他只想远离这个家,远离他。

 

他想离开这里,哪怕孤身一人在国外,受再多的苦,也不会回来寻求瑟兰迪尔的庇护。只要不见到他就好。可是转念想想,虽然话这么说,到时候离开了,吃了苦,还是会想家的吧。这真是别扭的一件事。

 

莱戈拉斯躺在地板上思考了很多事情,却发现都没什么用。

 

叩叩,“莱戈拉斯?你醒了吗?”莱戈拉斯被响声吓了一跳,快速从地板上爬起来开了灯。父亲的声音因为门的原因变得遥远而沉重,他手放在门把上,犹豫了一下没有打开。

 

“你先吃吧,我换衣服。”他隔着门回了一句。

 

从他醒过来到来到学校也不过才一个小时,他却觉得过去了很久。学校里老师们的交谈声和同学聊天的声音,熟悉又陌生。像在完全不同的一个世界里。他攥紧了手掌,掌心Help Me的字样被汗水模糊。

 

“莱戈拉斯,这题你会吗?”亚坟拿着一道数学几何来问他,莱戈拉斯接过题画上两笔基本就知道了。“唔,在这里做个辅助线…用勾股定理基本能解出来”他歪了歪头,眉眼里都是惊艳时光的温柔。“你还不懂吗?虽然题看着挺复杂的,但是做个辅助线就出来了啊,你再看看吧。”莱戈拉斯看着亚坟疑惑的脸,又添了一句。亚坟没有继续讨论数学,而是叹了口气。

 

“这么复杂的数学你都明白,怎么就想不通自己的事情呢。”她拉开莱戈拉斯前桌的椅子,坐上去看着莱戈拉斯轻轻出声。“…什么?”绿叶嘴角抽了抽,视线不知怎么不愿意对上那个女孩子,转而看着手里的笔。“小叶子,你怎么想不明白你自己的事情呢?我们都能看出来你这段时间干什么都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因为你现在心里很矛盾?”她停了一下,声音小下去:“而且我们听阿拉贡说似乎你把你和瑟兰迪尔叔叔之间的事情都忘记了…”莱戈拉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快速站起来时后面的桌子发出一大声受到虐待的声音。“亚坟!”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后者则被他严厉的眼神吓到了。“我不想谈论这件事…”他音调趋于平静,手撑在桌上指尖泛白。

 

“可是…”“没有可是,那都是过去了。我要开始新的生活!你不觉得过去的我很恶心么?!既然上天眷顾我给了我一个新的选择——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一个正常男人的一生——同一个女人相恋,也许会要个孩子?而不是和自己的亲、生、父、亲相爱,遭到世人的唾弃和鄙夷!”莱戈拉斯刻意的顿音显得声音尖利而突兀,亚坟吃惊的捂住了嘴,眼睛渐渐红起来。“莱戈拉斯!…你…你怎么能这样…瑟兰迪尔叔叔对你那么好…他比世上所有男朋友加起来都要贴心一百倍!他为你做的让我们都感动的恨不得替你哭你知道吗!”她的眼泪一颗一颗的掉下来。

 

莱戈拉斯紧皱的眉头松懈下来,眼里还是令人心悸的寒意,声音比刚才温和多了:“亚坟,可是那些都是过去了。你不觉得我应该走一条新的路吗?——既然我有这个机会,而且,对一个人的爱意不是说来就能来的。他对我很好我不否认,但自从我们过去的那段——爱,爱情,发生后,我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他你知道吗…我知道明明都是我的错,但是我真的接受不了,我每每看着他的脸我就觉得——觉得,我们都,真恶心啊。”他闭了闭眼睛,强压下鼻尖的酸意。“莱戈拉斯,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们都不觉得你恶心,你的爱人只是不同寻常一些,但是并没有碍到其他人啊!怎么会恶心呢——而且世人为了后代才会禁止血亲相恋,你们又不会生孩子,又有什么问题?”亚坟站起来抱住了她的朋友,安抚的轻拍对方后背。

 

“问题是,我现在已经不爱他了。”莱戈拉斯在她的拥抱里冷冷的回答道,站在教室门口的人快速离去了,身后长长的金发像是要掩盖什么散在黑衬衣上。

评论(20)
热度(60)

笛涩

© 笛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