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涩

【翻译】不能说的秘密

翻译原地址

原作者:aronnaxs

简介:对于Legolas和Thranduil而言,在Thranduil的卧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一个不能被透露的秘密。然而,Legolas已经受够了这样年复一年自欺欺人的行为。他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他需要抛开伪装,让真相浮出水面。

作者的话:此文的产生源于我们可爱的gingermaya在不久前提出的一个关于Thrandolas父子乱/伦的脑洞。虽然这篇文章可能更多的不是乱/伦而是恋/父……但希望你们能喜欢 :)


———正文———


那天晚上,Thranduil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等待着Legolas的到来。他穿着一件薄到透/明的睡/袍,在昏暗烛光的映射下,透/露出他诱/人的身/体曲/线。所以当Legolas走进房间的时候——他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就好像忘记了怎么正确地走路一样——可想而知,他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他傻呆呆地站在门口,心跳得快要飞出喉咙,呼吸急促微不可闻,大脑一片空白。他的智商已经清零,所以目前他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就只有站在那里,直愣愣地注视着前方难得一见的美妙景色。


听到Legolas接近的声音,Thranduil转过身来向他歪了歪头。这是他一贯的打招呼方式,无论是对白天正经的访客还是夜晚拜访的情人。他的表情相当严肃,但他透露出的目光却是温和的,或许甚至称得上是温暖——在那么一瞬间,他看上去像是被Legolas的反应给逗乐了似的。然而这难得一见的表情如同昙花一现搬转瞬即逝,再次平静下来的Thranduil又变回了那个国王,那个Legolas所熟悉的王国主宰,他的顶头上司。他总是那么波澜不惊,哪怕他正穿着睡/衣待在卧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慢慢向他伸出手,丝质的布料随着他的动作从身上滑/落,露/出他优雅、修长的手臂。Legolas目不斜视地盯着他的脸,完全不敢把目光移开,至少现在还不敢。“我的队长,”最终Thranduil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平静,他的声音低沉有力,不容置疑,“你为什么一直站在门口?这让我很不习惯。”


Legolas重重地咽了口口水。无论多少次,Thranduil说话的声音总能勾/起他内心的欲/望,给他留下一串饥/渴的战栗。如果他的声音没有这么迷人,Legolas或许不会/沦落到现在这样可怕的处境,剪不断,理还乱,一团乱麻。然而就算如此,他也甘愿深陷其中,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


他摇了摇头,道了个歉,慢慢地抬起一条腿,踏出,能够踏进精灵之主充满了吸引力的私/人房间让他兴奋不已。随着他们之间的距离逐渐缩短,他敏锐的感官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香料和鲜花的味道,很淡,但是非常美妙。‘看在维拉的份上’,他想,‘再这样下去,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忌日了。’


然而输人不输阵,至少从外表上看来,Legolas还是竭尽全力营造出一副镇定的假象:他慢慢地走到Thranduil面前,毕恭毕敬地低头行了个礼。然而当年长的精灵伸出一只手,挑/逗般地轻轻拂过他的脸颊的时候,Legolas几乎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他是多么渴望/他的碰/触,却不是以这种方式——见不得光,充满了谎言。没错,他想要躺/在Thranduil身/下,双/腿环上他健壮的腰身;他也想要被他征/服,用身/体来感受他有力的撞击;但他更是贪心的,虽然他并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他希望他们的关系不仅仅停留在此,他希望在这一刻他们的身份将不是国王与他的臣民。他不需要国王,他需要的是——


“Adar...”他的声音微不可闻,就好像他的话语之中隐藏了未知的危险。果不其然,Thranduil立刻将原本停留在他脸上的手指按在他的嘴唇上,迫使他把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嘘……”他低声吟道,“别出声。”


“但——”


“不。这不可以。”


他几乎是在他开口的同时就做出了回答,甚至因为语速太快而显得有些发颤。然后,Thranduil收回了他的手,轻轻摩挲,就如同沾染上了什么脏东西一样。Legolas充满内疚地看着他的动作,想要说些什么,但他知道一切都是徒劳的。他不安地在地上踱了两步,思考他是不是该自觉地离开。他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把Thranduil今天的精心的准备给破坏得一干二净。对他们来说,每一次的见面都是一次需要精心策划的排演,任何可能破坏气氛的漏洞都必须事先堵上。这样他们才能忘掉一切,忘掉自己的身份,不去深思行为背后的深意。事实上,他已经后悔说出那句话。


然而很快Thranduil就恢复了平静。他漫步走到一边,桌子上正放着一瓶红酒,还有两只品酒用的高脚杯。他清了清嗓子,拿起酒瓶将红酒慢慢地倾倒在杯子里,用鲜红色液体流淌的声音打破空气中尴尬的沉默。在倒酒的过程中,Thranduil不时地用眼角余光给Legolas投去试探性地目光,虽然Legolas并没有做出任何动作。直到在他将酒杯递过去时,他才向前跨了一步,郑重其事地接了下来。在传递的过程中,他们的手指轻轻地触碰到了一起,时间不长,但足以使他们感受到一种异样的酥/麻传遍了全身。


但还没等Legolas来得及仔细品味,Thranduil便端着酒杯径直走向了卧室,或许他是觉得如果换一个环境尴尬就能自然消失吧,Legolas站在原地,一头雾水地看着Thranduil长抿了一口红酒,转过身去。Thranduil的行为一直是那么难以预料,无可琢磨,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Legolas甚至怀疑可能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思维是怎么运作的。对于年轻的精灵来说,他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他根本猜不透Thranduil的想法,特别是今天晚上的Thranduil的想法。


但很快他就不需要猜测了,因为他正微微侧身,目光在他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无声地邀请着他的进/入。一股战栗随着他的目光传遍了Legolas的全身。对他而言,那个美丽的、悠久而又充满智慧的精灵啊就是有那样的魔力……虽然Legolas不承认,但是这确实使他感到非常刺激。


等Legolas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早已走进了Thranduil的卧室。并且同往常一样,他们一人一座占据了壁炉边奢华躺椅的位置。一时间,他们谁都没有说话。Legolas轻啜着杯中的红酒,虽然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至于无事可做。显然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对面的Thranduil同样捧着酒杯,他们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貌似出神地注视着壁炉中的火焰。如果当时有第三人在场的话(看在各路神明的份上,Legolas希望这个第三人永远都不会存在),他们或许根本不会想到,面前的这两个精灵会有着任何超出友谊的关系:这是一副完美的图画,一个国王和他的护卫,在度过漫长的一天之后,坐在一起打发时光。这也是他们迫切所要希望达到的效果,一个费劲心思所要维持的假象。至少在这个地方,不管上演了多少次不能言明的禁/忌,只要他们愿意维持这一假象,那么感觉上就没有那么糟糕——

突然地,Thranduil转头看向Legolas,他看上去好像想要说些什么,然而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对Legolas来说,看到他如此挣扎显然让他非常不适,因此他迅速出声打断了他的动作,“我的陛下,”他的语气显得有些小心翼翼,“如果您介意的话,我可以现在就离开。我不希望——”
“不”Thranduil语气坚定,好像在说服Legolas,亦或是在说服自己。“不,我不希望你现在就离开,我的队长。尽管我今天确实表现得有些反常,但这和你没有关系。或许我只是今天处理了太多事,有些太累了。”
Legolas点了点头,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赞同什么,事实上他甚至不知道他们现在究竟在做什么。或许他们只不过是想要暂时抛却身上的重担,体验一种不同的生活?又或是想要假装自己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Legolas从未明白。或许Thranduil的思维方式和他完全不同吧,但在他看来,这简直是病态的。所以他们之间究竟是何种关系呢?他在心中问道。在某些时候,他们会表现得浓情蜜意,但下一刻,他们又会变得疏离起来,不知该如何相处。他几乎无法想象他们要如何将目前这种状况再维持下去。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Thranduil——美丽的、神秘的、充满力量的Thranduil,为了减轻他们内心的愧疚。他渴望被他所支配,只要能让他感到幸福,他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如果现在这样的状况也能称得上是幸福的话——


Legolas注视着Thranduil终于再次放松下来,重新回到一开始盯着火焰的那个姿势。他试图使自己的眼神看上去不要那么露/骨,但在火光照映下的Thranduil看上去是那么的完美,就像是从他夜深人静时偷偷做过的最为荒唐的春/梦中走出来的一样。为什么非得是他呢?他不止一次诘问自己,为什么不能是他的同事,另一个护卫?或者随便谁,更容易接近的,更容易接受的?为什么——

再一次的,他的思绪被Thranduil的碰/触所打断。他的手轻轻拂过自己的,如同羽毛拂过一般,微弱、细小,充满了试探。他的身/体正对着他,然而他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别处,不敢对上他火/热的眼神。Thranduil温柔地将他们的双手十指相扣,并且,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在他的手心留下一个轻轻的吻。Legolas控制着自己抑制不住想要颤抖的欲/望,但他的嘴唇是那么的柔软又充满温度,他的动作是那么的亲密,这一切都挑战着他薄弱的意/志/力。迷人的、诱/惑的、让人疯狂的……


只是这么轻微的动作,他竟然就感到有点硬/了,羞/耻的火焰从心底燃起,使他的脸颊也透出了淡淡的粉色。他动了动,试图想要把这丢人的反应藏起来,但Thranduil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温柔却又坚定地着他的手,在他的手腕处留下了一串痕迹。这是不对的,年长的精灵不应该这么了解他的身/体,知道如何才能让他把持不住——这应该是属于他自己的秘密,一个可以同他未来的伴侣(他仍然天真地相信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发现这么一个人)一起分享的秘密。但不,他全知全能的国王清楚地知道他身上的每一处敏感,知道如何在短短几秒内就让他毫无反抗之力。没有第二个人能像他一样如此了解Legolas的弱点。

好好的就开起了车???


——Fin——


————

在北极圈也要努力的爱瑟莱 ! 恩。

大家愿意的可以去AO3上搜下这个文手aronnaxs 她写了不少瑟莱呢~

评论(4)
热度(81)

笛涩

© 笛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