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涩

【瑟莱】新来一只猫(上)

傻白甜 

双猫化

————

00

 

瑟兰迪尔是一只纯种猫,浑身雪白,没有一丝杂色。那双眼睛如同无机质的玻璃,时刻冷冷的看着别人。

 

他是一只娇矜,敏捷,缺乏柔软情感的公猫。

 

那是春天的一个下午。

 

他的主人带回来一个礼物,是只浅金色的小奶猫,颈间挂着一片绿叶的标志。主人把那只小猫放到了他的窝里,笑道:“瑟兰,你的新伙伴~”

 

瑟兰迪尔不高兴的皱皱鼻子,甚至没看那个小东西一眼就从窝里嫌弃的走开了。留下莱戈拉斯在尚且温热的窝里瞪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瞅着主人和那个逐渐远去的背影。 

 

瑟兰迪尔给他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一只冰冷不近猫情的,但是漂亮的过分的一只白猫。(虽然日后莱戈拉斯发现,尼玛瑟兰迪尔简直一点也不冷淡!是谁天天缠着他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啊?!)

 

“喵…”莱戈拉斯小小的叫了一声,有些委屈,双眼里的蓝湖泊此刻蒙上一层水汽。女孩子从愣愣的状态里回过神,蹲下身子亲切的揉了揉小猫的头顶。莱戈拉斯舒适的眯了眯眼,粉红的小舌尖舔了舔嘴唇。

 

“哎,你的新朋友很难相处的…”她有些担心,随后给莱戈拉斯喂了点奶。小猫吃饱之后就蜷在新家里睡着了,细细的胡须上还挂着牛奶的白沫。整只猫在午后的阳光里散发着恬淡的奶香,闻着甜的让人想睡觉。

 

但在瑟兰迪尔看来,这是一股令他难受的味道。

 

莱戈拉斯占着窝,占了一下午。

 

等他因为被别的生物叼着脖子送到别处去他才醒来。银色的月光透过了落地窗,每一件家具都披上一层薄纱,又像被灰尘笼住,但莱戈拉斯可没空欣赏这些,他被后颈的疼痛感弄的眼泪汪汪的。

 

显然是因为某只公猫没有叼孩子的经验,像咬住一只耗子一样咬着莱戈拉斯。

 

“喵…喵!”他抗议着来,然而瑟兰迪尔没有松嘴,甚至更用力的含着莱戈拉斯的后颈跳上了沙发。

 

“喵。”瑟兰迪尔低低的从喉咙里滚出一声。亮晶晶的蓝瞳里除了冷漠还是冷漠,他把莱戈拉斯丢到沙发上转身连看都没再看他一眼就跳了下去回到自己的窝里。

 

莱戈拉斯只好迈着小短腿蹒跚着挪到了沙发边缘。嘤,好高。四条小短腿有些发软,他又退回了沙发一角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委屈的咬着金色的小尾尖睡着了。

 

小猫特有的温柔的,香香的奶味不断冲进瑟兰迪尔的鼻子里。他此刻才觉得自己嗅觉该死的灵敏。虽然把鼻子埋进皮毛里却依旧抵挡不住那股气味,更何况他要把自己憋死了。白猫翻了好几个身终于忍无可忍的去找罪魁祸首。

 

猫科动物的肉垫允许他们走起路来十分安静,轻盈的像传说中的精灵。即使瑟兰迪尔跳上沙发,柔软的垫子也没有太大凹陷。他在夜里,盯着那只金色的小猫。

 

他睡得很香,胡须一颤一颤的,湿漉漉的小舌头时不时伸出来舔下鼻子,露出几颗白白的小牙齿。

 

莱戈拉斯很小,也很可爱。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把瑟兰迪尔自己吓了一跳,虽然他小小的,很可爱,但还是很烦猫啊!这股奇怪的味道打扰我睡觉了啊!白猫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咕噜声,眸里闪着凛冽幽然的蓝光。他慢慢走过去拿一只爪子戳了戳莱戈拉斯。好软啊?!竟然蜜汁舒服?!瑟兰迪尔不想承认但是动作却完全违背了他的心思,他戳的上瘾,一下又一下,最后直接把莱戈拉斯戳的翻了个个儿。被打搅了的莱戈拉斯非常不开心,用软软的声音叫了两声扑腾着翻过来看见了那只漂亮的白猫,呜,怎么又是他…小奶猫有些怕怕的往后退了两步撞在沙发背上。

 

瑟兰迪尔逼近了他,那股味道越来越浓郁,实在让他难受的够呛。

 

嘤嘤嘤,莱戈拉斯害怕的简直要哭了。他讨好的超瑟兰迪尔挥挥爪子,金色的小尾巴安静的在身子旁待着。两只蓝汪汪的大眼睛带着水光看着面前的白猫,像星月夜的湖。其中漾开一丝波纹,从瞳孔中心慢慢的扩散开,浅蓝,靓蓝,深蓝在其中不断交汇,漂亮的紧。白猫蹙眉(虽然并看不出来),胡子抖了两下,竟然跳到莱戈拉斯旁边舔了他一口。

 

小小的莱戈拉斯反抗,可惜被瑟兰迪尔一只爪子踩着动弹不了。小猫身上的毛本来就薄,被一舔显得整只猫更小了…

 

“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吗…”莱戈拉斯生无可恋的瘫在白猫爪子下,只能忍受对方的舔舔舔。

 

瑟兰迪尔觉得味道淡了一些,那奶香没有刚才那么浓郁了。

 

把莱戈拉斯舔了一个遍,他依旧没停下来。

 

他边舔边想,唔,难道这是会上瘾的吗?好像是。


tbc.

——————

圈子最近太冷了 自抱自泣。

(所以朋友们大家要一起割腿肉啊_(:зゝ∠)_


评论(28)
热度(134)

笛涩

© 笛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