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涩

【搬运】父亲的秘密 01-03

超级安利!!!真的特别好看!!!

无授权 正在试图联系作者

原著背景 一共十章

be预警





第一章曲终人散

 

        多年来,我数度告诫自己:我是精灵王,没错…但我首先是个父亲。

         精灵的永生静如止水。他有很多可以选择,有很多不能选择。半精灵可以选择他所希望的种族。人类,或是持续他高贵的血统。他们可以选择西度到乐土,或是永留中州。

 仅有两种,他们无法抉择。

         生死和血缘。

         肉体仅仅是魂灵寄托的载体,即使消泯,也只是无法维系实质的存在。灵魂出窍,无家可归。肉体灰飞烟灭,精神一息尚存。这是超乎死亡的痛楚,迂回于阴阳两界,虽生犹死。无法死亡,唯有等待召唤,获得重生。

         我也曾为人子,就像我的儿子总有一天会为人父。这种血脉相联的轮回,已经往复循环了千万年。父与子,子与父…同生死一样,这是无法选的。

         为人父或为人子,我都无法选择。

         奥罗费尔,瑟兰迪尔,莱戈拉斯。一脉相承,天经地义。血脉里,鼓动的是同源的律动。

         因为他叫我Ada,所以我首先…是个父亲。

 

        护戒队在皇冠落在他头顶的一刹那宣告彻底解散,悄无声息地在落英缤纷的五月落幕。四月间,我在黑林间见到了萝林的国王。战争的火焰尚未完全扑灭,焚毁的林木还飘散着焦灼的气息。这次的会师,我们毫无胜利的兴致。他高贵的脸庞上,还残存着阴霾。

         十个月前,莱戈拉斯还留在我的身边。当黑林遭到攻击的时候奋起反抗。一个月后,他离开了我,去往林谷。黑林之战旷日持久,如同通向莫都的路途,遥遥无期。

         焚烧的林木间,终日游荡着不死的灵魂。他们都是我的族人,却早已被战争吞噬了肉身。

         我别无选择,唯有高举弓箭。

         拉满弓弦的刹那,斑驳的月光如血。忽然想到,西去的征途上,他的身影是否与我的交相辉映?

         …还是叫大绿林吧。

         沉默了许久,塞利博恩开口说道。口吻冷若冰霜。

         我微笑着颔首。

         从此,北部的山地划入了我的版图。黑林不再。中州的地图上,重现大绿林的广袤。

         我和他的征程几乎同时画上了句号。他远在罗翰,我尚留绿林。人皇加冕的日期将至。几天后,我离开了绿林,没有惊动任何人。

 

        彪悍的骑士之都,一望无际的草原,狂放豪迈。然而我仍嗅到了血腥。无论几多雨水的冲刷,永难泯灭。

         加冕的前夜,狂欢的酒宴一直持续到曙光萌现。我把自己掩藏在灰色的斗篷里,站在角落里静静看着觥筹交错的喧嚣。胡须浓密的矮人,身材五短却酒量惊人。他的身边,伫立着一个恬静清丽的身影,金色的长发及腰,比起惊鸿一瞥的长庚星,她如一朵暗自绽放的水仙。白袍曳地的巫师,目光矍然的骑士,吵闹不休的霍比特人……人皇成为一切的中心,目光如炬,靛黑似墨。他始终微笑着,琥珀色的酒光中,威严而英俊,尽显王者的高贵。

         酒香醇洌,模糊了众人的视听。绚烂的色彩中,终于乍现一抹湛蓝。犹豫着,在人群外围静观着仿佛与己无关的喧闹。

         但是很快,他被众人推搡到前排,手中的酒杯瞬间溢满醇厚的香甜。

         我不会喝酒……他勉强笑着,极力争辩。酒水从杯子的边缘洒了出来。

         角落里,我不禁莞尔。

         被矮人怂恿着,他进退两难。霍比特人在他身边攀住他的手臂。

         喝吧!他们大声喊道,只有一杯,没有问题的!

         人皇笑而不语。

         踌躇再三,他还是放下了酒杯。

         …我真的不会……唱首歌行么?他微笑着讨饶。

         嘈杂的聒噪立即平息。素色的身影慢慢转过,薄唇轻启。剔透如鉴的嗓音,浑如天成。

 

        I sang of leaves, of leaves of gold, and leaves of gold there grew:

         Of wind I sang, a wind there came and in the branches blew.

         Beyond the Sun, beyond the Moon, the foam was on the Sea,

         And by the strand of Ilmarin there grew a golden Tree.

         Beneath the stars of Ever-eve in Eldamar it shone,

         In Eldamar beside the walls of Elven Tirion.

         There long the golden leaves have grown upon the branching years,

         While here beyond the Sundering Seas now fall the Elven-tears.

         O Lorien! The Winter comes, the bare and leafless Day;

         The leaves are falling in the stream, the River flows away.

         O Lorien! Too long I have dwelt upon this Hither Shore

         And in a fading crown have twined the golden elanor.

         But if of ships I now should sing, what ship would come to me,

         What ship would bear me ever back across so wide a Sea?……

 

        歌声如潺泉,流淌不尽。轮转数遍,倾倒众生。最后的音符在天际刚透出曙光时悄然收拢。

         这是多年前,萝林的女王教给他的歌谣。只涉足过那片土地一次,已令他久久难忘。

         当他转身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了他眼中落空的怅然。他的目光仍追随着高大的背影。在他的脑海里,深深镌刻下了人皇的影子,难以抹煞。

         莱戈拉斯,我的孩子。

         人群几乎散尽,只剩残羹冷炙。他坐在桌边兀自发着怔,直到矮人将他拉起。

         嘿,你傻了么?!还不快去换衣服,Aragorn要加冕了。

         他慢慢起身,彻夜不眠的疲累脸庞上,露出笑容。

         …Ada。

         我从角落中走出来,落下斗篷。

         我早就看见你了…他喃喃说道,你一进来,我就看见了。

         矮人目瞪口呆。

         十个月的分别后,没有原先想象的雀跃入怀。也许是疲备了,他的眼中,映着倦怠。

         放轻脚步,我走到他面前。还未伸手,他已经将头靠上我的腰际,好像长途跋涉后寻到的一点休憩。呢喃着,他闭上双眼。

         …Ada,我很想你。

 

        我站在窗台边,看着窗外。冈多的保垒有如铜墙铁壁,鬼斧神工。加冕的庆贺队伍已经分列在砂白的大殿之前,旗幡摇曳。

         轻轻拉上窗帘,我回过头。

         房间的一角,纤长的手中握着巧夺天工的细齿银梳。从踏进房间,我的儿子就再没开口,只是静坐在床帷边。银丝镶嵌的礼服伏贴地落在床边,马蹄形的袖子绣着素色的银边。这是最适合他的一套礼服,能将他的身形衬托的紧俏有致。

         穿上它,他就能隐没任何光辉,让所有的人,只看着他。我曾经深信不已。

         莱戈拉斯,没有时间了。

         我走过去,拿过他手里的梳子,顺手解开他鬓边的发辫。

         他怔了一下,从短暂的迷盲中回过神。梳齿间,银色的光晕涓流般流淌着,落成一片灵动的瀑布。

         撩起他耳边的发绺,攀绕到脑后。三束银色的丝绦互相纠缠,结成柔软的发辫。

         …你不能让大家等你。

         我轻轻说着,拿起银丝攀附的头饰。冰冷的金属刚触碰到额角,他忽然触电般颤栗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

        『Ada。』

         怎么了?我疑惑相向。

         皓齿钦入红唇,目光中流转着痛楚。

        『…我们回去吧,我不想留在这儿。』

        『至少等到加冕结束。』我说道。

         不管怎样,他都是庆典中不可或缺的…他不仅仅是精灵的表率。

        『…不。』

         口气不容拒绝。他调转过身,背对着我。他将头埋得很低,刚刚梳理好的长发落满双肩。

         多说无益。我深知他的秉性。一旦被拒绝,就再难扭转。

         原本,百年的时间不足以改变一个精灵的秉性。可出乎意料,短短的十个月,从他的眼里,再难见原本的率真。

         他与人皇的传说,原来并非杜撰。

        『那就不要去了…我不会强迫你。』我拾起落在床上的礼服。『但是至少…要让其他的族人看见你。』

   

 

        加冕的典礼气势恢宏,超越我平生所见的任何登基仪式。列队的仪仗岿然如连绵的山脉。人皇走下台阶,旷如原野的平台上,响起肃穆的歌唱,召唤游荡战死的魂灵。

         晋冠的埃勒萨王向人群颔首。

 伫立在人群中,我沉默不语。我的儿子已经踏上了回家的路。精灵的术力改变了我的面貌,我将代替他演完最后一场。

         这一刻,我不再是父亲,而是他人之子。我的身后,站满了来自利文德尔的精灵。长庚星藏匿在他们之中,暂时隐匿着自己的光辉。

         人皇缓步向我走来。

         莱戈拉斯…这一刻,我即是你。

         我微笑以对。人皇的脚步顿了一下,略见犹豫。然而他的脸上,庄重的神色不改,只是目光渐渐闪烁不定。

         我向他走近了几步,直到立于他面前。

         人皇之手,搭上我的肩膀。

        『…Le hannon,Legolas。』(精灵语:谢谢)他的眼睛深如潭墨,难以窥底。

         我的儿子,就在这样深沉的凝视下泥足深陷,再难自拔。

        『……Anno Rodyn 'alu achen。』(精灵语:愿Valar祝福你)我微笑着,还以祝福,心如止水。

         下一刻,人皇刚开口要说什么,我已然侧过了身子。身后,雪白的幡旗被风撩起,衬出一张满月般的脸庞,倾国倾城。

         有一瞬,所有人屏息。凝滞的空气中,我无声地喟叹。

         莱戈拉斯,你的戏……我帮你演完了。

         接下来,一切顺理成章。拥抱,亲吻,泪水,欢笑,还有…掌声。

         一切都临近落幕。

         退回人群中,忽然瞥见星点泪光,渐渐淹没褐色的瞳孔。另一位父亲,在众人的祝福中,黯然神伤。微笑中,隐含泪水。

         父女的缘分…就此尽了。

         人皇牵着她的手,重新踏上来时的大道,脚下踏着红胜火焰的地毯,映衬着即将成婚的一对璧人。

         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颜;而他的笑容却不尽由衷。此刻,他已难以回头。不归的道路,直通冈多。

         冈多的宫殿,宏伟之后隐藏着沉积千年的愁伤;高大的立柱,撑起的是一片晦涩的苍穹。此后的数十年间,人皇将它数度翻修,每一次却将它禁锢的更加紧致,而他自己,就在这个冷砖冰瓦的牢笼里,耗费百年光阴,最终完成了万事敬仰。

         曲众人散。所有的一切…早就应该落幕了。

         莱戈拉斯,一切由不得他来选择…所以最后,我宁愿所见是你先舍弃了他。

 

       我的儿子重回绿林。这里有属于他的一切。树木,骏马,嘻笑怒骂的臣民。绿林的精灵并不恪守成规。

        我放任他沉湎于美酒。他与认识或不认识的精灵开怀对饮,常常乐不思蜀。林间,充溢着他们清亮的笑声。

        你也发现酒的美好了么,我的儿子?能够让你短暂的释怀,找回失落的率真。

        酒醒后,一切皆为虚幻。

        精灵不是一种容易忘却的生灵。他们所经历的事,无论大小,终会烙在心中,连时间都难以抹平。

        沉论的时日只有短短数日。在一个凉爽的清晨,隔着窗棱,我发现他在树下洗刷着爱马,嘴角边,是久违了的微笑。

        莱戈拉斯,你天赋中的秉性,早已注定了你应该拿得起,放得下。这是一个王者风范,你与生俱来。

        没错…是你先舍弃他的。他无法同永生的精灵相提并论,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匆匆的过客。

        而我…将伴你一生。因为你叫我Ada,你是我的孩子。

 

       几十年之间,绿林几乎封锁了关于冈多的任何消息,莱戈拉斯也没有踏出绿林半步。尚未铲除干净的索隆爪牙几度再犯,都被挡了回去。绿林的王子统领的战役,为他应得了更高的声望。

        他似乎…已将全副的经历投入到了生养自己的国土。

        他已经稚气尽退,逐渐成长了。他的前途正在步入正轨。

        击退了侵犯之后,他变得沉默寡言。我常看见他凭窗而立,任凭微风吹散了头发。我没有问他。我只想他自己来告诉我。

        几天的沉默后,他开口了。

       『Ada,我觉得…我应该订婚了。』


第二章    故人重现

 我没有理由拒绝他。一个儿子向自己的父亲祈求婚姻的祝福,天经地义。

 既然他已经作出了决定,就要负起责任。精灵永远背负着自负的忠诚,他们的婚姻,只有一次,一生只忠于一个伴侣。这是必经之路。

 一旦有了爱情,就会有伴侣,进而有婚姻,家庭,孩子。终其一生只能对遵守一个承诺,无论前途吉凶与否,都会恪守不渝;即使貌合神离,有名无实,也会选择缄口沉默。

 我为人父,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千年的战争满目疮夷,将我折磨地身心疲惫。

 我只想要安定下来…弥散着的腥风血雨这天蔽日,我艰于呼吸…我只想将生活,重新划入正轨。

 莱戈拉斯,现在的你…好似我当年落在绿林河流中明晰的倒影。

 我是你的父亲。我只想好好的宠溺你,无论什么样的要求…只要你开口。

 


我寻来最好的银匠,要为他打造一枚订婚的银戒。这是精灵的风俗,信物负载的是无言的承诺。

 『给你做一件新的袍子吧,』我说道,『既然要订婚,不能失了礼节。』

 通透稀薄的日光丝绸般披在他肩上,镀上一层金箔的轮廓。有些漫不经心地,他轻轻抚摸着剽悍的脊梁,细长的手指穿梭于浓密的马鬃间。

 『……随便。』他淡然说道,整个身子几乎倚在马背上。

 『…还要打一枚戒指。』

 『嗯。』

 背对着我,他把头清靠在马背上,颀长的身体呈现出慵懒的弧度。

 『打成什么图案?』

 『…随便。』声音几不可闻,湮没在散落一肩的银色上。无心的懒散,事不关己的冷漠。

 我携起他的垂在身侧的右手。莱戈拉斯怔了怔,回过身看着我。

 探手入怀,我拿出一根银色的丝线,翻过柔软的手掌,将它系上皙长的中指。

 『…至少我要知道你应该戴多大的。』把丝端轻轻一拉,结成环的丝线自指尖褪下,尽在我掌中。

 自始至终,他的手在我的鼓掌间顺从地游走着;依我所愿地屈伸。我和他的目光,同时缭绕着轻轻摩擦着的手指。

 细致入微的纹路里,深嵌着薄薄的茧,覆盖在指肚上。那是银色的弓弦神来的一笔。

 『你自己作出的决定,你自己要想清楚了。』我的眼光,尚难从踯躅难放的手指上移开。吹气如兰,近在咫尺。

 『…我知道,我想清楚了。』他轻声答应着,从我的掌中抽回自己的手。抬起头,幽蓝的一潭池水里,浮出浅浅渴望。

 『Ada,我只是…想留在绿林里好好地生活。』

 恳切的表情,我见所未见。

 好好生活……谈何容易。倘若无法抹杀过去,现在就无从谈起,未来更加遥不可及。你会被记忆的黑暗吞噬,无论是美好的,荒诞的,忧伤的,痛苦的…或是无奈的。那些片段的影像,犹如利刃,把你扎的伤痕累累,终至体无完肤。

 这些……你都知道么,莱戈拉斯?

 『Ada。』

 纠缠如麻的思绪被轻唤声拨开。我抬起头。我的儿子,透薄的唇角勾着笑意。

 『…你不用想得太多,我已经…把该忘记的的都忘记了。』短暂的话语,轻描淡写。『现在…我只想好好对待自己。』

 他挽起我的胳膊,俯首低喃,将额头靠上我的肩膀。

 『我想帮你,Ada…不想让你再为我担心了。』

 所以…结婚就是你选择报答我的方法?!

 手掌安覆上他的后颈,肌肤上擦过无声地喟叹。

 你不欠我什么…莱戈拉斯。我要的,只是一如往昔般快乐率真的你。被阴霾笼罩的密林,终年不见天日。你的存在,是这里唯一点亮的火把。如果你也就此熄灭,我…该怎么寻找方向?

 



传闻不胫而走。一个月后,我收到了一封来自瑞文戴尔的信,用金色的箔金信封包裹着,薄薄一片。打开封口,现出线条圆润的精灵文字。

 优雅至此的手笔,只能出自一人。字里行间,墨迹幽香犹在。

 他似乎…对我的决定不尽认同。措辞婉转,语气却依旧肃然。来自林谷的疑问和劝询,我付之一笑。

 

『…你没机会后悔的。』

 

同一句话,只字未改,三千年前出自他口中,三千年后付诸于他笔下。我哑然失笑。大师不愧于他的称号,谈吐间不怒自威,全然是噂噂教诲的口吻。

 跟我一起西渡罢,把一切都忘了。

 信的结尾,他的语气与当年如出一辙。

 已经过了太久了…所有的回忆都蒙上了灰土。他的信像一只无形的手,轻易抹去尘埃 ,还以本来的面目。

 记忆的匣子里…永远锁着一个秘密。我曾发誓永远不开启它,连窥探的心思也不能再有分毫。那是只属于我的秘密,无人能够分享……所有的来龙去脉,只有我曾经真切地触摸过。

 属于我的…一个父亲的秘密。三千年前,被我亲手种下,深深植根,却从未开花结果。

 

埃尔隆,你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已愈千年……现在你已心力交瘁,就让它随你一起西渡,沉入大海吧。

 



我将手书,差人送往瑞文德尔。几天之后,密林竟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而引他前来的,是一束金色的阳光。

 这两个人,足以将刚刚平复下来的心绪,搅成湍急奔腾的河流。

 金色的精灵带来了萝林的消息,彬彬有礼,举手投足间,尽显儒雅。他向我微鞠了一躬,手掌合上胸口。

 这个曾经血洒沙场的精灵,受到眷顾获得了重生。所幸,他的魂灵没有游荡太久。

 『…我带来夫人的消息。』他朗声说道,嗓音清越。『再过几天,她就要西渡…和埃尔隆王一起,国王殿下还要留在东萝林。』

 话音刚落,莱戈拉斯踏步入殿。刚刚骑射归来,他的手中,还握着萝林黑色雕纹的大弓。

 停下脚步,他诧然地望着熟悉的背影。

 金色的精灵会转过身,看着怔然伫立的他,短暂的沉默后,勾起一个礼节性的微笑,随即按住胸口,微微颔首。

 『王子殿下…听闻你要成婚了,恭喜。』

 纤细的双脚,像是被钉锲在理石的地板上,难以挪动半步。惊诧而迷惑的沉默散尽,转而爆发为冲动的狂喜。下一瞬,弓箭铮然落地,静止许久的空气被急促的脚步声划破。我的儿子扑身到疑惑的精灵怀中,双臂紧锢住他的脖颈。

 『…哈尔迪尔!!』颤抖着的声音喊出他的名字,惊喜的泪水溢满眼眶,将落未落。

 金色的精灵僵住了身体,重重困惑下,不知该如何反应。

 莱戈拉斯松开手臂,却仍紧抓着他的肩膀不放,精致的眉宇间,藏匿许久的喜悦涟漪般荡漾着。

 面对突如其来的热情,哈尔迪尔只能勉强一笑。而浓重的迷惘,却在他的脸上难以遁形。

 湛蓝的眼里,欣喜的神色渐渐冻结成冰,沉落无影。重逢的惊喜,被金色精灵陌生的冷淡轻而易举地一手捏碎。

 莱戈拉斯慢慢放开手臂,后退了两步。笑容渐隐,他转身拾起落在地上的弓箭。

 苍穹一般的宫殿里,他直起身子,竟有形影相吊的落寞。

 『…王子殿下——』哈尔迪尔出口喊道,短短片刻,他已经收敛起疑惑,重拾温柔的优雅。

 莱戈拉斯回头看着他。金色的精灵稍稍犹豫,然后欠了欠身。『幸会。』

 温文尔雅的问候声中,我的儿子舒展开眉睫,报以微笑。细长的眼角,流落着难以觉察的惆怅。

 『…幸会。』

 



寒喧过后,哈尔迪尔暂时留在绿林中休息。他长久惊诧于绿林的茂盛,几乎密不透风的重重迭迭,不同于金色萝林的另一番风情。

 他忘记了……很久以前,他曾经来过。

 所幸他的肉身尚存。战争过后,他的遗体被带到瑞文戴尔,精通医术的林谷之主妙手回春,将它恢复的一如往常。

 每一个精灵,与生俱来都通晓有关重生的一切…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不会亲身经历。即使经历,也不会成为记忆。重生之后,一部分记忆同时消泯,化作一抔尘土,再难拾起。他必须忘记他是怎样『死』去的,只有这样,才能治愈创伤。

 我的儿子很快就明白,他是被遗弃的记忆。

 



莱戈拉斯引领着哈尔迪尔徜徉于林间,他们的友谊,也许刚刚开始。

 如果只有哈尔迪尔只身前来,一切也许很快会恢复常态。可惜事与愿违。

 一个年轻的陌生人,像一只灵捷的黑猫,潜入了密林中。大意之间,被精灵勤住。他的反抗爆烈如火,横眉冷对直抵胸膛的利箭。

 他被带到我面前时,双臂反剪,黑发散乱,重重浓密中,只见一双谑笑的灰眸。

 他忽然大声喊了一声,喝退了身后扯住他的斗篷的精灵。

 声音浑厚低沉,似曾所闻。

 当他抬头望向我时,一切在明晰不过。

 不需要再问…我已知他的身份。他与他太过相象,就像是多年前,那个高高在上的人皇又重现于我眼前。他的眉眼,发色,身形…无不出自一人,如同他的倒影。只是炽热的眉目间,年少轻狂,彰显着张扬的秉性。

 我躁怒起来。很久了,我没有重现过这种情绪。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我断然说道,语气冷若冰霜。

 『你知道我是谁?』他勾起嘴角。两张近乎分毫不差的脸庞,他却少了威严,多了顽劣。

 『…赶他出去。』我回过身,吩咐身边的精灵。

 他嘿嘿一笑,纹丝不动。『我跟着那个金发的精灵好几天。』

 我刚要开口,殿外响起轻盈的脚步声,节奏轻缓,渐渐临近。

 『你走!!』我厉声喝道,快步走下台阶。我看见他眼里的灵光闪现一下,笑意乍现。

 『…他来了。』他轻声说道,微笑不减。『我听见脚步声。』

 他承袭了精灵血统中的聪颖,耳聪目明。

 『…是你的儿子。』年轻人深深一笑,回头望着大殿门口。『不远千里,我要找的就是他。』

 震惊雷电般击穿身体,手脚僵硬。

 这本是不应该相见的两个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任何目的!!

 而时间,已在僵持中消磨殆尽。

 我闭上眼睛。绝望滋生,只想封闭住视听,夺去流逝的分秒……

 在脚步在殿前顿然停下的一刹那,我知道,也许一切…都要付之东流了。

第三章 

我的儿子伫立在大殿门口,空气凝滞。

 他的脸上呈现出的,不是我所想的任何一种表情……不是震惊,不是疑惑,亦非哀伤。复杂的情绪,难以描摹地胶着在他的颦蹙间。

 他与他之间,相隔数十米。目光碰撞,紧紧相系。年轻人张扬着傲慢的笑容,目光如炬。他的表情,像是早就预见到了这种震惊的沉默。

 『…你就是…莱戈拉斯?』他微笑着,喊出他的名字。『你的父亲…真的是和传闻中一样的坏脾气!』

 『你住嘴!』我快步走到他跟前,抬手扼住他的颚喉。毫无惧怕地,年轻人直视我的双眼,含笑不语。

 『…你应该庆幸……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身份,我在这儿就能掐死你!!』我低声警告着,加紧了指间的力道。年轻人急喘了一声,头向后仰起,流转的目光瞥向莱戈拉斯。

 『Ada!!』

 焦灼的声音响彻耳畔。我的手轻颤了一下,抬起头,我的儿子从门口快跑过来,扣住我的手腕。

 『不行…Ada,你放开他!』他的长指攀附住我的手背,想要撤除压迫脖颈的力量。眼波中,翻滚着被激起的浪花,渐渐汹涌。

 『…Ada!』

 莱戈拉斯…我只要再加一点力……

 我丝毫没有松手…生生不息的脉动丛指间灌入,富于跃动的生命力。咬紧牙关,我只想扼断它的鼓动!

 身心的折磨如生死一样轮回…一切又重归起点!父亲造成的伤痕还未愈合,儿子却又重新将它揭开……我无法容忍他们如此轻贱我的儿子!!

 『Ada!!』恳求已经濒临崩溃的临界。年轻人的脸庞,血色尽失。他的手脚被紧紧绑缚着,难动分毫。

 

我要结束你的痛苦……在你面前亲手扼杀它!!

 

闪电一样的术力凝聚成刃,擦过手背,撕扯着神经。我猛然间收回手。刺痛顿生,深入骨髓。殷红的血迹,尽染袖腕。

 莱戈拉斯迅速地张开手臂,托住急坠的身体。年轻人稳落入他的臂弯。他却承受不住沉重的躯体,趔趄了几步,跪在地上。

 起首的刹那,我与他的目光对峙。

 惊诧,愧疚,悔意…俯仰之间,百感交集。交织成网,将他牢牢裹住。

 他并没有先顾及怀中刚刚获救的年轻人,而是将目光,聚焦在我的身上。他怔怔望向我流血的手背,一时间竟失语无言,好像他的意识,还没有从方才最本能的反应中回转过神。

 我垂下袖子,掩住伤口。

 『…把这个人带下去。』我转过身,冷冷说道。

 『…Ada!』身后响起不忍的恳求。

 『带他下去。』我没有回头,毅然决然。

 『…放他走。』

 我扭过头,望见琉璃般通透的湛蓝里,沉浮着凄然。

 『放他走吧,Ada…求你。』

 

莱戈拉斯,这是多年以来…你对我说过的最残忍的话。

 我总希望一切如你所愿…可是这次,我只想遵循自己的意志。

 

『…把王子拉开。』我毫无犹豫,转身吩咐身边的精灵。

 恳求的表情怔然一顿。他张了张口,刚想要说什么,就被顺从命令的精灵拉起了手臂。他略一挣扎,几欲挣脱。

 『愣着干什么,拉开他!!』我高声喝斥犹豫不前的精灵。

 我的儿子,超然清俊的脸庞上,渐渐凝聚出不可侵犯的倔强,坚毅如冰棱。

 身侧的精灵,再难下手。王子怒目而视的震慑,已然让他们举步维艰。

 我快步下阶,一把擒住他的手腕。他猛然间抬首,细长的眉梢高高挑起,眸中蕴怒。

 

不要…用这种怨恨的目光看着我!!

 

猛然施力,我几乎是暴戾地撕扯着,将他的手臂拉开,强迫他站起身。也许是太过用力,他甚至不急反抗…我扣紧他的腰身,将他拉进怀中。

 『把他带下去,关进牢里!』我高声喊道,『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给他一滴水喝!』

 他的脊背紧贴我的胸膛,极力挣扎着…他的身体,紧绷成一根拉满的弦。

 

我的暴戾…又再度抬头了。这是我最不愿意袒露在你面前的本性!莱戈拉斯,你不该袒护他。一切…皆因你而起! 



在我怀中,他眼睁睁地看着精灵将年轻人押解出大殿,却口不能言。

 直到大殿里只剩我们两人,我仍紧锢住他不放。我听见他粗重的喘息声…许久以来,他没有像方才般激动。

 他最后挣扎了一下,我顺势松开手臂。他回转过身,我冷眼相对。

 『…你知道他是谁。』他低声问道,表情漠然。

 『冈铎的王子,埃勒萨王的儿子……』我淡然道,『他的名字叫』

 痛楚的不解,落在蓝色的眼中。

 『那你为什么…』

 『如果是别人,也许我会放他一马……』缓缓地,伸手执起他的下颌。『莱戈拉斯,你不应该袒护他。』

 我的儿子,在胁迫之下仰着头,颈间柔和的线条毕露。他轻喘了口气,扭了一下头,急于摆脱我的控制。

 『他擅入我的领地,任意使用我的臣民所开的道路……』我凑近他的耳边,在他颊侧低喃,『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企图占有属于我的东西!!』

 倔强的目光中,夹带着一缕惊诧,继而酝酿成难以逼视的愤然。

 

我又看见你的这种目光了。过了太久,我几乎忘了…任何人都不能强迫你。骨髓里根植的忤逆,与我如出一辙。我痛恨别人施加给我的强迫,却一再将它转嫁给别人!

 莱戈拉斯…你大概还没有觉悟,我们注定是要牵绊一生的两个人。

 

抬起手臂,血渍怵目惊心。我翻过手掌,手背紧压住苍白失血的脸庞。

 他怵了一下,扭头想要躲避,强大的力量却不容他逃遁…从颊侧到唇角,狠狠擦过,氤上血色模糊,狭长尖锐。

 『你第一次出手伤我…竟是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还是因为…他是他的儿子?!』

 银色的发梢,沾染上星点彤红。

 『我早就知道,你和埃勒萨王的故事…不是无中生有的。』我微笑着,垂下手臂。『或者我该叫他…阿拉贡。』

 手臂怀抱着的身体颤栗了一下。他忽然伸手挡在我的胸前,奋力隔开距离,猛然一推,从我的钳制中脱身。

 『也许我会杀了他。』我冷漠开口道,『我不在乎和任何人反目…即使是人皇。』

 莱戈拉斯缄口沉默,目光直逼我的双眼。熟知的温和,已被陌生的漠然吞蚀殆尽。

 『如果是我…你也不在乎么?!』

 我仰起头,大声笑了出来。

 『…只要是父子,最后都会走上这一步,你我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心下,生出淡淡的凄凉。虽然我一直笑着,笑着。

 

莱戈拉斯,你和他之间,有无法跨越的鸿沟…时间是你们无法逾越的障碍。你我之间,紧紧依靠着父子的血缘维系着。它可以让我们浑然一体,或是天各一方……早已被注定,我们永远只能是父子,这层看似亲密无间的关系,在我眼中,是永亘在心里的天堑。

 

『…Ada……我不想这样。』

 清亮的嗓音轻颤着,渗透着不忍的妥协。我始终微笑着,看着面前精致的五官变幻莫测的伤感。

 『你忘了么?我以前说过,大绿林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慢步走到他面前,俯首看着银发丛生的头顶,轻轻地,把鬓边的发绺捋到他冰冷的耳后。

 『你也是这个林子的一部分,我的孩子。』

 眼见两片薄唇,剔透如蝉翼。微笑着躬身,我在润泽的柔软上,轻轻一酌。微温轻烙上冰冷,却在转瞬间离开。

 一个浅尝辄止的吻,意犹未尽。

 莱戈拉斯在困惑中微微一禀。在他还未起首前,我已露出笑容。『莱戈拉斯,我们会是世上最和谐的父子,只要你听我的。』

 话音刚落,他后退了几步,抬起头。

 

『…我不属于任何人。』

 

他的眼中折射出凌厉的光,脸颊斑斑血迹犹如刃尖跳越的火焰。

 禀息的沉默中,我与他的目光纠缠在一起。无语的对峙,冷若冰霜,冻结住稀薄的空气…直到他刹然转身,飞快走出大殿。旷然中,回响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幽闭的夜晚,辗转难眠,久久难寐。

 站在窗台上,夜风袭人。

 精灵本应是不会惧怕寒冷的。

 

『我听闻瑟兰迪尔王…应该是善待囚犯的!』他笑着起身,拿起盖在身上的斗篷,重重拍打了两下,扬起厚厚的灰尘。『你应该派人清扫一下了,全是土!』

 『因为很久没有关过犯人了…你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人皇之子埃尔达利翁。』

 『那我应该感到荣幸!』他丢下斗篷,灰眸含笑。『黑森林的精灵王真是好客,挑了这么好的地方来招待我!』

 像是个没有调教好的顽劣少年般,他直盯着我的眼睛,毫无礼术可言。

 『黑森林已经不在了…这里现在叫大绿林。』

 『大概是我的父亲…习惯这么叫吧。』他微微一笑,毫无悔改之意。

 『看来你的父亲根本没有好好教导你。』我冷言说道,『虽然你们长的一模一样,但你及不上他的千分之一。』

 『你也是父亲,你是怎么教导你的儿子的?』他高挑双眉,报以浅浅一笑。

 语含讥讽,令人心生疑惑。

 年轻人懒散而立,靠在凭窗的书架上,然后仰起头,看着排列整齐的书目。『你也看书么?我以为黑森林的精灵王,只有黄金和美酒。』

 『…你是跟着哈尔迪尔来的?』我问道。

 他回眸看着我,微微一笑。『那个金头发的精灵?原来他叫哈尔迪尔。』

 『…他不是傻瓜,怎么会没有发现你?!』

 『轻而易举…但如果是个黑森林的精灵…我大概就没那么省事了!』他轻描淡写的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大概什么都瞒不住你们吧?』

 『这也是你父亲告诉你的么?』我压低嗓音,胸口逐渐郁结。

 他走到窗边,背过身体撑着栏杆,面向着我,微笑不减。『他告诉我的,还不止这些。』

 埃尔达利翁抬头看了看,目光直视着大殿的穹顶。『…喂,你听过么?那些吟游的诗人所唱的歌?』

 我微微一怔。

 年轻人低头看了看我,笑得更深了。他的身形,和人皇重叠在一起。

 『我一路而来,从冈铎到罗翰,翻山路过霞尔…一路上,那些诗人都在唱。』

 『唱什么?』我沉声问道。

 『…魔戒同盟远征的故事。』他直起身子,『四个霍比特人,一个巫师,一个矮人,一个人类,一个精灵…和我的父亲。』

 年轻人缓步走到我面前,在距离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下。『我很好奇,诗歌里传唱的英雄…都是什么样子?』

 我冷冷地笑了一声。『你的父亲是最大的英雄…你想还要证实什么?』

 『这还不够。』他看着我,隐去笑容。『在我眼里,他只是父亲…一个没落的英雄。』

 灰黑的双眸,乍现失落,随即被一抹笑意覆盖。

 『整天为国事奔忙,日理万机…从小就见他高高在上,这样的人不是英雄…至少我不承认。』

 『你在这儿找不到什么。』我调转过身,『…回冈铎去,别让我再动杀你的念头。』

 身后,回荡起隐隐笑声,肆无忌惮。

 『…他真的是你的儿子么?』微微沙哑的询问,自他口中迸出。

 我周身一怵。身后凝视的目光,如芒在背,回过头。他仍立在原地,笑而不语。

 『莱戈拉斯…和我父亲描述的一样。那些传唱的诗歌,及不上我父亲的只字片语。他和我母亲多年来貌合神离,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

 稍一停顿,酷似人皇的脸庞上,隐隐浮现怅然。

 『现在我明白了,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远征的时候。』



tbc.

深深的罪恶感…大家有知道作者的嘛!求帮助啊!侵删是一定的。

评论(22)
热度(198)

笛涩

© 笛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