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涩

【瑟莱】Amensiac Memory 05

上一章走这里 

又隔了3个多月,我真是罪人【

我原来只想写个失忆梗的短篇,结果一看现在都两万六千多字了,估计3万来字就能完结啦!

这次更新分量很足!各位慢用w

【!】加黑字体是莱戈拉斯梦境

——————


吃完晚饭后时间还早,天色甚至还不那么暗。莱戈拉斯拽住父亲胳膊,说,“我们去公园散散步,正好吃完晚饭。对你身体也有好处。” 然后便把他的风衣拿了过来,不容分说的为他穿上。 

 

瑟兰迪尔有一丝不明显的颤抖。浓密的睫毛盖住了那双深邃的眼睛,挡住其中的心痛。以及一种仿佛沉溺梦境不愿醒来的茫然。“走吧,” 少年拉开门,执着父亲的手,十指相扣。他眼睛偷偷望着两人相握的手,深吸一口气咬着下唇,克制自己不把手放开。

 

外面不是很冷,如果有风吹过时人们总会裹紧些衣服。瑟兰迪尔的身体没有完全恢复好,见风会咳嗽起来。莱戈拉斯觉得有些奇怪。

 

他踢着脚边的落叶,忆起之前自己为了上课不回答问题便装的很忙一样,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着甚至自己都看不懂的符号。

 

瑟兰迪尔大约是不愿意他们之间出现尴尬的沉默。

 

温暖的手指毫不留情的从自己掌中离开,莱戈拉斯望着空荡荡的指间,面上浮现出一个苦笑。父亲的动作,一如自己当初在医院门口。他不知道这是报复,还是恩赐。

 

他没有试着再去拉瑟兰迪尔。两人一前一后的在树荫下走着,这时间公园里人并不太多,多是家庭一起。他们,也是。可是却如同陌生人一般的处境。

 

旁边有个小男孩走着,没注意前方的路绊在一块石头上摔了一跤,小孩儿没哭也没闹,在地上坐着愣了一下后便自己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莱戈拉斯回头望,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路灯下,静静望着这边并不上前。他眼睛一酸,一股熟悉的失望涌上心头。

 

他似乎现在才发现,天色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这么晚了。

 

“我们回去吧。” 莱戈拉斯站在原地,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前方的男人听见。高挑的身形僵了一瞬,瑟兰迪尔回身朝莱戈拉斯走来,眼神从着旁边走过稀疏的行人身上掠过。他们站在一起,出奇的般配,淡色的长发在路灯的作用下变成橙红色,相似却带着不同风情的眉眼。谁也不看谁,好像只是并肩走着的陌生人。

 

深秋傍晚的气氛总有些冷清,让人莫名的心生萧瑟感。莱戈拉斯的手在衣兜里蜷紧,指甲甚至在掌心留下深色的凹印,耳畔传来一对小情侣之间打闹的声音。“你今天怎么都不去接我啊?我都生病了。”

 

“对不起宝贝,我有事情忘记了。”青年男子揉了揉女朋友的头发,语气里有遮掩不住的宠爱。“那你要赔我!”女孩子把身体向对方倾斜了些,靠在男人身上,等男的回答了咱们明天去游乐园后女孩儿才满意的笑了笑,两人推推搡搡的走远了。

 

莱戈拉斯在心底被什么扯了一下,把视线从人家背影上收回来。

 

——————

 

瑟兰迪尔需要多休息,所以他们到家不久便准备睡觉了。

 

莱戈拉斯的房间早就被蕾西收拾好了,他有一种不真实的熟悉感。躺在熟悉的床铺上,甚至还是曾经常用的被单,墙壁上还是小鹿斑比和它父亲站在一起的图案。他的眼皮沉重起来,天花板中镶嵌的星光厅散发出悠悠的光芒,莱戈拉斯闻到一股草木的清新味道,最后的星光落入他眼中。那是他仿佛失去神智之前的最后一件事。

 

他翻了个身,被长长的草弄得打了个喷嚏。

 

“哈…”还想打却打不出来的感觉让他觉得憋得慌,他睁开眼看向亮一些的地方。今天的月亮真亮,“阿嚏!”打出来了。好多了。莱戈拉斯想。

 

他望着四周参天的古树,感到一阵不安。“这是哪里啊?!”莱戈拉斯从地上爬起来,发现自己的装束也不太一样:咦?墨绿色的...猎装?一股奇怪的熟悉感,他好像想起来什么,头又是一阵疼痛,顷刻间又不由自主的摔了下去。

 

可现实只是他脚步虚浮时被人抱了起来。借着月光看清了那人的面容,他叫出声:“父亲?” 那人面色冷的紧,腾出一只手狠狠的捏了一下他的屁|股,说:“又跑是吧。回寝宫你等着。” 莱戈拉斯愣在男人怀里,心里不舒服的同时又有许多的疑问浮上来:父亲为什么戴着树枝?上面怎么还有浆果啊…红红的,应该是吧…等等,这一身的银色袍子…

 

平行时空?

 

不不,眼下好像有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要发生了还是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可是似乎这具身子的主人和父亲关系很好啊。他突然被自己的醋气呛了一口。

 

梦里一些不可描述的东西

 

 

他终于大汗淋漓的从这噩梦中逃脱,黑暗里他坐在床上剧烈的喘息着,看了看床头摆着的表:凌晨四点。

 

被这样的梦境折磨到毫无睡意,莱戈拉斯起身穿好衣服准备去花园中静静心。借着手机的灯光他摸索着走到了秋千处,盖好薄毯,摇晃着自己。将手机调到最低亮度,他刷起朋友们的动态来。查看一下自己的主页,最近一条已经是好些日子前的了。这段时间他的生活中只有瑟兰迪尔。这感觉也不错。

 

他仰头靠在椅背上,意识又变得昏沉。再睁眼时天空已经露出一线白,周围的事物,花朵与街道都无人光顾,那么宁静与孤独。他看到白色的栏杆,绿色的草地,却只被红色刺痛了眼睛。他想起那些血。真脏。他突然有呕吐的意愿,可是胃里空虚,眼睛被逼出泪水也无济于事。

 

红色的信箱。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过去,毕竟已经没多少人真正还在用了。他想他只是突然记起了那些不知道被藏到哪里去了的信件们。

 

然后他才知道这是天意。

 

很多事情都是注定了的,就算外力曾经更改过,最终的结果也依然在那里。

 

 

 

 

那么厚的一摞。他取出来看到封面心脏便跳的如果雨天的鼓点,他紧张的手指都发抖,那些纸张落到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他似乎被吓到了,心虚的立刻蹲下将那些信件抱在怀里冲回了卧室。莱戈拉斯很聪明,他放了差不多多的空白信件在信箱里。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会把曾经的情书放在那里,但是万幸,我找到了

 

只是…这些还远远不够当初他写的。曾经他会记录每天和瑟兰迪尔的日常,这还是从他们没在一起前就开始了。这些信,顶多一百张。其余的呢?

 

他脑中慢慢有一个想法成型了。而这很快就可以被验证。

 

很快。甚至…只需要等待几个小时。

 

 

莱戈拉斯再次回到屋中,平复下来的心跳又波动起来。卫生间里他对着镜子仔细端详,自己的面孔看上去熟悉又陌生。他打开冷水,浇了些在脸上。然后回到卧室,擦干手指捧起那些已经落上灰尘的信件。

 

“今年我才十五。我还这么年轻,可是感觉已经把一切望到尽头。无欲无求。我只想要你。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别碰我。我很脏。在他身边总是会冒出这样的想法,大概是心里再也承受不下了。但是我又那么希望你可以亲亲我,抱抱我。”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能拿到这种成绩的。就算课上我总在想你,我的成绩-大概也是你唯一关注我的地方-也反映不出来我心里有事。你也不会问我。好难受。”

 

“果然故意考差会有这样的效果。但是我要怎么告诉你这一切?我后悔了,我不能告诉你。我害怕。我真的害怕。我怕你会不要我,或者——再也不理我。那还不如要我去死。”

 

“难受。想死。”

 

莱戈拉斯看到信件中经常有水渍,有些字迹被模糊晕染开。他没由来的一阵心痛。

 

“我怎么会这么爱你。我想以后我宁愿一百倍的伤害落在我身上我也不愿意去伤你。可是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

 

会的。你已经在伤害他了。

 

“很累。昨晚梦到你了。怎么会做这样的梦?黏|腻的内|裤很难受。不敢让你看到只好偷偷扔掉了。但是我竟然希望能多做几次这样的梦…不可饶恕。”

 

“控制不住。我想|要|你。我想得到你。瑟兰迪尔…”

 

这行写的很重,本来清秀隽逸的字迹显得阴沉而绝望。他透着这些,一种明白的叹息从胸腔里升起来,堵在喉咙里。

 

往后一些他看到了莱戈拉斯该有的,一个少年的样子。阳光向上的。

 

那是因为他和他爱的人在一起了。

 

“唔!今天一起去了游乐园——感觉很久没去了!早就想带着父亲一起去坐摩天轮啦哈哈哈哈哈看到很浪漫的情景都发生在走到到最顶端的时候也不免想试试。果然恋爱中的都是傻子吗…就这么记录下来还有点小羞|耻呢x虽然我只是得到一个吻吧但是已经很满足了,每次都被亲到七荤八素…哎。他舌头一舔到我我就和被麻痹了一样根本无法思考嘛。想把第一次赶紧给他!”

 

“其实我觉得我没什么可写的了…但是还是坚持记录发生在我们间每一件小事吧。以后看来肯定是有意义的!”是的,有意义,莱戈拉斯默念,“父亲很喜欢从后面抱住我,说这么抱起来很舒服像个毛绒玩具。当时就很想笑啊,这么个大男人依恋玩具!当然他不承认了~不过我也是开玩笑的啦。”

 

“他陪我的时候多数也在忙自己的事情,但是看着他的样子我就很高兴。不想和他分开一秒钟。恋爱中的都是傻子!我也想唾弃自己…不过,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是真的!Wait,像他这样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有魅力吧…哦。难怪我喜欢他呢。知道他挺忙的,但是他陪我的时间还很多,越觉得自己该满足该感到幸福。确实呢。”

 

“我不想学习了。让我想想我们今天发生了什么…似乎没什么重要的,我告诉他我想学画画。他答应了。然后呢?似乎就没有了吧。好困,要睡觉了。不写了…”

 

“今天!今天一定要得到他——嗯。加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这个。我才十五吧!但是,不管了。想|要|他。就今晚。”

 

“我靠真的是超级疼。比我想象的疼一万倍,一万万倍。感觉要被劈开了,不过后来还好…但是似乎也没多舒服。骗人。不过心理上还是很满足的…终于到这步了。”

 

“实在是太尴尬了。以后不能和爸爸一起洗。不小心看到(而且!还是避无可避的!)就会想起来那晚的事情…然后就控制不住的站起来了?!只想找个洞把自己埋进去然后再也不出来了。最后还是他帮我弄的……哎。又有点…不不!该睡觉了!”

 

“头晕。我觉得我可能肾|虚了。”

 

 

很快他就将所有的这些看完了,一封不落。

 

现在才六点。他本不该起来的时候。

 

莱戈拉斯望向窗外,意外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片刻后他才想到,果然…

 

结果得到验证甚至不需要一个小时。

 

 

 

入夜后他才去取那封早起父亲放进信箱里的信。这样很安全。他匆匆用新的信调换了那封。他知道那是什么。


tbc.



请给我评论 鞠躬.jpg

评论(12)
热度(54)

笛涩

© 笛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