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涩

【瑟莱】如何勾引我的父亲 03

是我,勤劳的女孩笛涩【

前文戳   02

喜欢的话给我小红心小蓝手!么么哒!


Chapter6


那天晚上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至少在那发生的一个月之后。我们两个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生活仿佛还在正常的轨道上运行着,但是我们都知道有什么东西变了。更何况这条轨道本就不是条寻常路。


这条轨线将要通向另一个地方了,很快,要么是悬崖,要么是另一条接轨的光滑道路。



Chapter7(第三人称)


“今天,会有一位神秘的客人为我们表演。看上的人注意一下啊,这位不陪过夜,三小时为顶,五千一个小时!还得他同意您才行。”人群一阵哗然,显然对这吊足了胃口的宣圌传而产生了很大兴趣。在后方吧台那坐着的瑟兰迪尔丝毫没有注意这些,只是默默的喝着酒,眼睛盯着杯架,又似乎透过那些个高脚杯在看另外的东西。瑟兰迪尔本身并不太感兴趣这些表演,更对床圌上对象要求的苛刻无比——意味着这些人通常不会是他的猎物。



整个室内突然的陷入了黑圌暗,在人们没感到惊慌之前展示调圌教成果的舞台上便被一束强光照亮。一个身材纤细的少圌女低头背对着观众,金发如瀑垂到腰间却没有盖住那挺翘的臀圌部,被薄纱遮掩的双圌腿笔直修圌长,又不细的可怕,线条流畅里有一种爆发的力量。“wow!”谁吹了声口哨,人们忽的鼓圌起掌来,正好应上音乐的节奏。舞蹈的音乐很具有异域风情,却说不出到底是哪个民圌族或是国圌家的。舞台中间的美圌人随着刚开始如同清泉流水般的音乐,慢慢往后沉下肩膀,随后是腰,最后是脑袋,此时人们才看到她脸上带着一个狼面具。看到这样引人遐想的背影,却未能一睹真容,大家发出一阵遗憾的声音。她的腰圌肢如同三月的柳芽般柔圌软,每一次扭圌动都带着顾盼生兮的温柔。在夜店这种情圌色地方,即使是相对最高端的,也免不了带有一股淫圌靡的风情,可是这支舞完美的糅合了纯与媚,或许是因为女孩清冷月华的气质,让舞显得勾人美艳却不俗,反倒带着一股高贵优雅。随着音乐鼓点逐渐强烈起来,仿佛是一场瓢泼大雨来临,节奏危险又魅惑。舞台的灯忽明忽暗,开始了烟雾效果,白色的烟吞没了黑色高跟鞋,只留下舞者动作时的塔塔声和铃铛的声音。被束缚者在妄图解脱,像是在这样一个沉闷的雨天里,路人通通去避雨,她却在路中圌央迎着风迎着雨跳起舞。每一次伸展胳膊,力量从大臂缓缓传圌送到指尖,她的头颅高傲的抬起来,下颚线明显而优美。少圌女的穿着暴圌露,虽有薄纱遮体,身圌体各处看的还是挺清楚的,上身仅仅只遮住两点,由一根红色的皮圌带连接那两块布料,每次大跳落地时,丰圌满的胸和弧度美好的臀都会颤圌抖几下,引得台下男人们呼吸一滞。


她旋转着,直到台子边缘,停住。像是一个迷途的孩子。似乎是在张望着,台下一张张面孔在莱戈拉斯眼中掠过,却没有看到他想看的那一张。脚腕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莹白的脚踝被链子上的绿叶装点的十分漂亮。她的足趾很好看,肌肤细腻柔圌软,指甲上有着苏艳之色,却叫人生不出一点反感。


瑟兰迪尔其实在看着她。看上舞者的原因很简单也很奇怪,他喜欢她那一头金发,此刻有一些因为汗湿而黏在后背上但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他仰头喝尽了杯子里最后一口酒,站起身来离开了那里。


音乐戛然而止。可是舞蹈似乎很久之前就停下了。全场安静了一瞬,掌声雷动。女孩似乎才从一个梦境里醒来。


“怎么样——?”主持者话未讲完,就被少圌女拽到一边说了些什么,“抱歉各位,我们的嘉宾已经有了今夜心仪的伙伴。”


莱戈拉斯的眼睛对上了不远处那双淡漠锐丽的眼,他喉结滚动了一下,被父亲的眼神有些吓到。他看到有个staff过去跟瑟兰迪尔说了些什么,然后父亲点点头,眼神再次转向他。


再次见到瑟兰迪尔的时候是半个小时之后。


他们在419室,4层的套房都非常豪华,King size的大床,小型温泉,大片的落地窗可供房客欣赏夜景。最重要的,由于这种玻璃的特殊材质,从外面看不见里面。


瑟兰迪尔刷卡进来的时候,莱戈拉斯正坐在镜子前吹头发,脸上的面具并未摘下。


“先生,想要直接开始吗?”莱戈拉斯起身,解圌开了外套,露圌出里面的情圌趣内圌衣。丰圌满的双圌乳被有些紧的绳子勒出红色印痕,看上去颇为可口。瑟兰迪尔眼尖的看到了蕾丝内圌裤隆圌起的部分。男人剑眉一挑,“原来是男孩子。”


“怎么?先生是纯直的?”


“那倒不是。”


莱戈拉斯笑了一声,卸下硅胶假胸,露圌出男孩子平坦的胸圌部和小腹。“你和我心里的一个人很像。”少年走路很轻,简直像传说中的精灵,踩在毯子上,足音被吞没。


“荣幸。”瑟兰迪尔接住跳进他怀里那具年轻美好的肉圌体,抱起来,轻轻放到床圌上吻住他的嘴唇,手探到正休眠的地方视图唤圌醒它。


菠萝糖的味道。


他想起来曾经莱戈拉斯小时候为了一盒菠萝糖在商店门口大哭,“可是你已经买了很多苹果糖,香蕉糖,蜜瓜糖,芒果糖,樱桃糖…嗯,还有草莓糖。”瑟兰迪尔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小莱戈拉斯,“你不能吃这么多糖,会有蛀牙的。”


因为当时没能得到菠萝糖,这种糖果成了他日后最喜欢的。


房间里的灯昏暗温暖,让瑟兰迪尔冷硬俊美的面孔呈现出一种温柔的美。少年伸手抚上,描摹他的唇际,“你定是个薄情的人。”他咯咯笑起来,很灵动,一点都不像久经风圌月的人。


瑟兰迪尔不置可否,直直的看尽面具下的眼睛。舞者的瞳孔颜色十分梦幻,是神秘的深紫色,看一眼仿佛要将人吸进去。莱戈拉斯也不说话,就让他这么看着,眨眨眼,棕黑浓圌密的睫毛显得湿圌漉圌漉又勾人。


他看了很久,说,“很漂亮。”


“谢谢。”对方腼腆的笑了。



他们关上灯,开始缠圌绵的接圌吻与抚圌摸,一切一切为了接下来激烈的情事做准备。


“我们只有三个小时?”瑟兰迪尔在他头顶喘息,显然被他的口圌活弄的正爽,在莱戈拉斯特意重重吮圌吸下,所有的精圌液射圌进对方口圌中。


“咳咳…”少年猝不及防的被呛到,瑟兰迪尔道着歉拍打他后背,“对于您,我们有一整晚。”黑圌暗里,他舔圌去嘴边残留的体圌液,凑了过去。


tbc.




评论(16)
热度(147)

笛涩

© 笛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