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涩

【瑟莱】AnythingForYou(PWP)

欧洲中世纪AU

给小杏 @白水杏 将要产出的文配的车【

顺便我要催更惹

然而她剧情还没出来车倒是先出来惹

领主瑟 x 女儿莱

那时候领主有初夜权(就是领地里所有新娘结婚当日的第一次领主有权得到,当然领主不想也可以)

政|治联姻莱才得嫁人的,不过都是表象,大家不要担心【。

【高亮】打下划线的是两人的对话!!!




Anything For You



我一直想把初圌夜给您。莱戈拉斯慵懒的靠在躺椅上,又扭了扭身圌子,调整腰下放着刺绣垫子找一个最舒适的角度。她并不看瑟兰迪尔,而是从旁边桌上那个透圌明碗里拿起一颗樱桃放进口圌中。红色的汁圌液溅了出来,有一些落在她胸口,她毫不在意的用指尖抹去。


那你该庆幸你的父亲是领主。


瑟兰迪尔抱臂,嘴角微微含笑的看着眼前的妙龄少圌女。这是他呵护了十六年的掌上珍宝,而由于一些原因却要送到别人那里去了。不过,很快…很快。他的蓝眼睛里闪过一束光。


明天一早我就要回到我丈夫那里吗?她有些讥讽的加重了其中两个音节,莹白的指头按圌压在嘴唇上来回涂抹,那红色的果液,要涂匀了才好看,她想。


你可以下午回去。如果你愿意的话。他停顿了一下,眼底有些无奈与抱歉。你知道我也不愿意这么做。


哦…是呀。莱戈拉斯噗嗤笑了出来,你也没有办法呢。她平静的重复一遍。


如果你不是领主,那么我的身圌体就要随便给一个陌生人糟蹋了。她继续讲。


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瑟兰迪尔走过去,蹲下圌身圌子平视女儿的眼睛。他伸手抚圌摸女孩儿的脸颊,对方往前探了探身,轻声道,你过来些。


莱戈拉斯的眼睛很漂亮,里面有星辰大海之下的惊涛骇浪,也有日月同泊的平静安和。那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又蓝又绿,蛊惑人心。她的眼睛替她表态,我不信你。


她伸手解圌开了父亲的发辫,我喜欢你散开头发的样子,很好看。


不对,你什么样子都好看。她添了一句,用小指勾住父亲垂下的一缕金发,在掌心攥了攥,又放开了。她看着瑟兰迪尔的面容,嘟囔了一句,真是太漂亮了。其实莱戈拉斯不是想说“beautiful”的,但是她实在想不到另一个合适的词去形容。后来她知道了,那应该是性圌感。


莱戈拉斯放下踩在椅子棱上的脚,在落地前被父亲握住了脚踝。冷,他说,我给你拿鞋。可当他刚转身时,他那调皮的小女儿便下了地并跳到他的背上,咯咯的笑起来。她那一身新娘服饰早已脱圌去——太繁复了,难受,莱戈拉斯如此评价——此刻她仅仅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色睡裙。


脚只着地了三次,她在父亲左面颊上吻了一下,把头放在瑟兰迪尔肩窝那里,小声的讲,我困。


那睡觉。领主的声音很温柔,他把女儿放到床圌上。


唔…可是…我们还没睡过…她的意识已经不清楚了,还在想这事。我不想把第一次给别人…


瑟兰迪尔哑然失笑。他坐到女孩儿旁边,把她脸颊上的头发拨到一边,在额正中间落下一吻,晚安。


莱戈拉斯一个小时后就醒了过来,她静悄悄的绕到父亲后方,看他处理了一会儿公文。认真的男人简直太有魅力了,这句话很对。她想笑,却抿着嘴角表现出十足严肃的样子,熟不知这样子显得她有些孩子气的可爱的过分。


然后她在他耳尖上亲了一下。啾的一声。


瑟兰迪尔安然的回过头,捏住女儿有些汗津津的手心,问,这么快就睡醒了?


你知道我早过来了,莱戈拉斯不满的嘟起嘴,没意思。她挑圌起一边眉毛。


人应该喜怒不行于色,就算被你吓到也不会表现出来。心思若是能明明白白的被他人窥见,这个人就没什么神秘感了。他配了一个颇具神秘感的笑容,把女孩儿逗笑了。椅子往后退些,要给前面留大一些的空间。


莱戈拉斯坐到父亲腿上。是了。她沉默了一下,脸上开始浮现出一抹嫣红的颜色,声音很小很小,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好。


得到应允,她拉下父亲脑袋,送上自己的唇圌舌,所幸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这样做。虽是她主动,节奏却掌握在另一人手中。他舔圌吻着女儿,舌圌尖扫过每一颗贝齿,摩擦上颚与口腔圌内圌壁,吮圌吸对方的舌圌尖。气息在这热圌吻中很快耗完了,瑟兰迪尔扳正女儿的脑袋在她颈侧用自己柔圌软的唇面触圌碰,鼻尖都是薰衣草的味道。


他想到曾经带莱戈拉斯去法国看那片紫色花海,薰衣草庄园香的呛人,他们并没有呆很久就离开了。她站在那片紫海中,像一个误入凡间的精灵,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纯洁。女孩儿浅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变成橙红,皮肤仿佛会发光,眼睛如一片澄澈的湖,可以清晰的倒映出你的影子。瑟兰迪尔就从那时候意识到,她作为一个少圌女,实在过于美好了。


手从裙子大开的下摆探进去,男人绕过双圌腿圌间隐蔽的入口,而在腰圌际抚圌摸。莱戈拉斯看着偏瘦,可摸起来有种舒服的肉圌感,所以瑟兰迪尔特别喜欢捏女孩儿肩头和腰圌际。莱戈拉斯躺在父亲怀里,被这顺毛一样的动作弄得发出猫咪一样的哼哼声,直到背扣打开的声音突然唤圌醒了她——僵住了。


可是男人并没有给她太多的害羞时间,手掌直接覆上胸前的美好。莱戈拉斯的身圌子不明显的抖了一下。


害怕吗?他低声问,赞叹这手圌感。


莱戈拉斯被撩圌拨的完全没办法思考,胸有点涨,感觉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没回答,慢悠悠的抛出一个问题:会痛吗?


女孩儿的目光聚圌集在室内的有些昏暗的灯上,又没在看一样,竟然不会觉得刺眼。


会的。


好吧,既然是你给我的,我会享受这种感觉。她头在父亲颈窝那蹭了蹭,撒娇一般。起码它告诉我我拥有你。


我一直属于你。瑟兰迪尔的手指夹圌住挺圌立的乳圌首轻轻摩擦,让怀里的人一下子弓起了身圌子。


她笑了。甜美的梨涡显现出来,莱戈拉斯回过身圌子看着父亲的眼睛,伸出手摸圌他纤长卷翘的睫毛,手指从脸颊侧面划过,最后落在那一双薄唇上。瑟兰迪尔微微张圌开嘴,女孩儿的大拇指便探了进去,按圌压着舌圌头柔圌软的中圌央。他看着她的眼睛,神情虔诚又痴迷。


你硬|了。莱戈拉斯再一次弯起嘴角,眼神里似乎透着一丝困倦,她抽圌出拇指含进口圌中,又隔着裤子按圌揉那个明显凸|起的部位。


瑟兰迪尔颔首,任由他的公主胡圌作圌非圌为。


Father,take me to bed.她的嗓音黏圌腻起来了,脸上是情圌动的潮圌红。


瑟兰迪尔把她又一次放到床圌上,又把她压在身下(当然不是全部重量)亲圌吻。莱戈拉斯很主动的把手伸进了父亲的裤子里,却迟迟不敢和那东西毫无间隔的接圌触。不想的话,就不要强圌迫自己。他的声音近在耳畔,炙热的吐息像小爬虫一样,从耳朵进去,一路急速的到达了心脏。她身圌子一紧。我没关系的。


她还没再动,就被父亲握住胳膊。跟着我,他说。


她便乖乖的把手拿了出来。


瑟兰迪尔脱圌下她的衣服,俯下圌身含圌住左边的红樱桃吮圌吸,舌圌尖围绕浅色的乳圌晕打转。右边饱满的乳圌房也没被冷落,被男人技巧的揉圌弄。


痒。她笑起来,却挺圌起腰向父亲索取更多。


他一路向下,边舔边吻,留下一路透圌明的水渍在灯下悠悠的反射光芒。舌圌尖探进肚脐,莱戈拉斯一下子弓了身圌子,急促的尖圌叫了一声,却被按住。他没在那里流连太久,很快就将女儿的双圌腿分开了。


可以吗?她眼睛亮晶晶的。


他微笑着点头,anything for you.


好吧…,总感觉这样不太好。她抬手捂住脸,笑的足尖都蜷起。


都这样了,嗯?瑟兰迪尔有些吃惊自己的女孩儿的身圌体如此敏圌感,用两指撑开了隐秘的入口。花圌穴随着莱戈拉斯的呼吸而张合,时不时透露圌出内部的风情。


真漂亮。他在女儿大圌腿内圌侧象征性的咬了一下,便把舌圌尖滑圌进那个地方。莱戈拉斯喘了一声,试图合并大开的双圌腿,但并没有实质帮助,瑟兰迪尔双手按着她的两条腿。而此刻它们快分到180度——得益于莱戈拉斯练习舞蹈和射箭,两者都对柔韧的要求很高。


他的舌圌头不断在里面探索着,模仿着交圌合的动作,舌圌尖贴着内圌壁往里走,整条舌圌头甚至都可以刺进去。他舔圌了一会,感到莱戈拉斯的身圌体各处都变得湿圌漉圌漉的便把舌圌头抽圌出来换成手指。所有的前圌戏并没有白费,手指的进入还算比较畅通,可是对于莱戈拉斯来说并无太多快圌感。她只是呆呆的躺着,没有呻圌吟也没有气喘。


疼吗?


不疼。



你骗我,她鼓圌起嘴,眼睛里生理性的盈着泪,做圌爱一点都不舒服。


那你什么感觉?


她歪着头想了想,瑟兰迪尔感觉手指被吸的更紧了。感觉下面有点涨。她严肃认真的说。


那刚才的舌圌头舒服吗?


啊…那个啊,舒服。


他于是继续为她口圌交,手指拨圌开前面一些两篇花瓣,一个红色的小小的凸起暴圌露在他眼前。瑟兰迪尔轻轻用指尖碰了下,获得了莱戈拉斯极大的反响。


外面看来要比里面敏圌感很多啊。他总结道。


两只手拨圌开阴圌唇,他开始用舌圌尖轻微的和阴圌蒂接圌触。莱戈拉斯哭喊了一声,未受限圌制的双圌腿一下子卡住了父亲的脑袋。


她翻了个身,却没控圌制好力度坐在了瑟兰迪尔脸上。


哇…对不起!!她急忙往后错了些,看到父亲鼻尖上可疑的液圌体止不住的羞红了脸。


你的液圌体把我衣服弄圌湿圌了。他把她拉下来接圌吻,自己的味道怎么样?


没味儿。她倒是诚实。


明明是甜的吧。他笑了,胸膛微微震动,莱戈拉斯坐在他身上,只觉得那股被震的酥圌麻劲儿从下圌体传到头顶。嗡的一声,她便无法思考了:我想要你。我想要你进入我。


不行,你还不能承受我。


我…她突然不说话了,狡黠一笑,在瑟兰迪尔意识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之前她已经有了动作。


她握住父亲挺圌立滚圌烫的性圌器,直接坐了下去。倒顺畅,在没感觉到痛之前瑟兰迪尔已经全部进去了。随后便是要死要活的疼。莱戈拉斯觉得自己要裂开了。


她的蓝眼睛里突然间注圌入了无数的水液,扑簌簌的沿着脸颊滚落下来。瑟兰迪尔问她怎么样她也不说话,只是哭,哭的肩膀一耸一耸的。男人只能想办法退出来,但每次稍微一动莱戈拉斯会更痛。性圌器被禁圌锢在紧致的穴圌道里,随着身圌体主人的呼吸仿佛有生命一般一收一缩,瑟兰迪尔只觉得自己硬的发疼,可是他没有丝毫的推进动作。


让我适应一下,她伏圌在父亲肩上,像小时候受了委屈那样,强装坚强的语气。


好像过了很久,也许只有几分钟,莱戈拉斯才平静下来。她微微提起腰,又慢慢的往下坐,脸上还带着泪痕,笑了,父亲,我好多了。


那双灰蓝的眼睛里全是她,他伸手抹去女儿睫毛上悬挂的泪珠,看着莱戈拉斯生疏的动作。


我不想动了,好累。她又说。


那换我骑|你?男人笑了一声,在莱戈拉斯撒娇般的抗圌议声中把两人的位置调整成后圌入圌式。


整个过程实际并不激烈,考虑到莱戈拉斯是第一次,他动作放的十分小心温柔。


高圌潮来临之际他才猛然加快了速度,抽圌插变得粗圌暴,整圌根的抽圌出与没入。在莱戈拉斯尖圌叫他的名姓之时两人一起达到云端,他射在了女儿的身圌体里。


莱戈拉斯背靠在他怀里,他搂住女孩儿纤细的腰。


明天我要过去吗?她气息不稳的问,又要往前移,出来!


可一要动就被父亲搂的更紧,那又硬圌起来的东西刮过敏圌感点让她小声的叫起来。




end.


评论(6)
热度(117)

笛涩

© 笛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