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涩

【瑟莱】曼珠沙华 #02

囚jin双黑 与 @泠泉煎茶  的联文

她走心我走肾  01戳这里

chapter2

 接下来的日子里,莱戈拉斯被ruan|禁了。他在宅邸里有着绝对的自|由,无论想要什么都能得到;但他不被允许踏出大门一步,哪怕是想到花园里去散散步,都必须要有瑟兰迪尔陪同。


      正如眼下,他只不过是走到了大门前就被聚拢过来的保|镖拦住了:“少|爷,请不要让属||下们为难。” 


       莱戈拉斯过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得地说道:“我买了新书,只是想过来看看有没有我的包裹。”


        “好了,你们都散了吧。”管家加里安走过来挥退了众人,将莱戈拉斯引回了大厅,“少||爷的包裹在这里,今早刚到的。”


       “谢谢您。”包裹的寄件人依兰没有署名,但莱戈拉斯看得出那优美的笔迹是出自谁人之手。即使极力压抑依旧有那么一些不寻常的激动被敏感的管家所察觉。少年一拿到包裹就转身上楼,尽可能地放慢步伐以免泄|露自己急迫的心情。径直到回到房间反锁上门,并确认了瑟兰迪尔短时间内不会回来,莱戈拉斯才拆开了包裹。


       东西是格洛芬德尔寄来的,只有一封亲笔信和一个相框。相框里放的是两人的合影,他们站在一片曼珠沙华的花田里,背后是刚刚升起的朝阳,阳光那样强烈,衬的这片花田更加令人惊艳。他们没有牵手也没有搭肩,却是出奇的般配。

                 

        莱戈拉斯微笑着拿起相框,想起了他们相处的点滴。他们在学术上志同道合,在爱好上也非常相似,于是便成了知己般的挚友。格洛芬德尔是个绅士而温柔的人,知道他最爱的花是曼珠沙华后,立刻带他去了如火一般浓艳的花田。       


        想着想着,莱戈拉斯的笑就变得苦涩起来。曼珠沙华也是瑟兰迪尔最喜欢的花,但他不知道莱戈拉斯的喜欢并不比他少——就像他不知道莱戈拉斯同样深爱着那个死去的女子一样。


        精致的拆信刀划开了信封,莱戈拉斯看到那张边角绘着绿叶的信纸上只有寥寥数语:【回到真正爱的人身边,才是你最好的选择。感谢你曾带给我的美好回忆,西欧之行我先走一步,勿念。——格洛芬德尔字。】


        离愁别绪忽然涌上莱戈拉斯的心头。他的朋友们大多已经出国深造或是定居了,格洛芬德尔这一走,放眼国内他竟是除瑟兰迪尔外再无近些的亲友。


       可惜时间容不得他如此感伤,那个男人也容不得。莱戈拉斯已经从窗口看到瑟兰迪尔归来的身影了。他急忙将合影从相框中取出来,和信件一起夹进某本书里,再塞回书架上。


等他做完这一切,瑟兰迪尔刚好踏进了房间。“加里安说你拿了个包裹?”


       “是……新买的书到了。”莱戈拉斯非常紧张,但依然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想出去走走的话就告诉我。最近公司有点忙,陪你的时间少了很多。”瑟兰迪尔把西装外套挂在衣架上,坐到床边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莱戈拉斯坐过来,“你不是想去西欧留学吗?再多等等,过了这阵子西欧的分公司就能顺利开业了,到时候我陪你一起过去。”


        “谢谢父亲。”莱戈拉斯的心情很复杂,他既高兴瑟兰迪尔还记得他的梦想,又不免悲伤于瑟兰迪尔对他的监||视。


         对方不再说话了,而是托着他的后颈吻|了吻他的唇,然后起身走向书架。瑟兰迪尔的指尖掠过一排排书脊时,莱戈拉斯的心都快蹦出胸腔了。


        最后瑟兰迪尔抽取了一本关于企业收购的书籍——这本书就放在莱戈拉斯用来藏信和照片的那本旁边——莱戈拉斯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瑟兰迪尔一回头就看到儿子惨白的脸颊上遍布着不正常的红晕,他立即走过去探了探莱戈拉斯的额头,却意外的发现孩子身体在发着抖。男人执起孩子的手,手指凉的他一颤。“很冷?”他沉声问道,将莱戈拉斯的双手包裹在自己温暖的掌心中。“还…还好。”莱戈拉斯垂下头,眼睛看着两人相握的手。  


         

刷卡上车




阅读愉快=3=

喜欢的话留下红心蓝手和评论都好啊!

评论(26)
热度(93)
  1. 凛时雨笛涩 转载了此文字

笛涩

© 笛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