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涩

【瑟莱】Off to the edge

key words : drunk sex/ anxious

Note:

瑟爹(伪)渣,莱戈拉斯狂热又叛逆。其实是小虐但你们估计看不出来【。】


————————


莱戈拉斯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哪一步出了错才导致现在这种局面的。

 

说白了就是,该死,瑟兰迪尔怎么知道我爱——姑且先称之为爱吧(具体表现为极强的占有欲以及难以启齿的性\幻\想)——他?叛逆期的小王子有些气愤的想着,难怪这几个月我爸对我明显态度变冷淡了。

 

甩甩头,他给自己打好领带。再对着镜子用手草草的理了理头发,很好,顺滑的长金发几乎就是他和瑟兰迪尔最像的地方了。他学着他爸把头发留长了,却一点阴柔之气都没有。虽然不同于瑟兰迪尔那种冷艳高贵的风范,莱戈拉斯这一头金发给人以他是一个青春又有活力的人的感觉。

 

哦,好看的高中生。

 

他还没进入会场就被一个红头发女孩儿拍了肩膀:“哟,叶子,祝贺你——又老了一岁!”莱戈拉斯对着她翻了翻眼睛:“陶瑞尔,你也好意思?你比我大整整一岁呢。”

 

他们一路打着趣走进了建筑。装潢奢侈的大厅里排列着各种佳肴美酒,可惜人们并没有在这些食物上多做停留,而是端着酒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

 

装了扩声器的钟摆,被摇响了七声。晚上到了。

 

七点。

 

屋顶的水晶灯暗下去,中央的台子被一束强光照亮。

 

莱戈拉斯身着一身酒红色的西装,蓝眼睛在台上显出一种深色的光芒,他微笑着开口:“首先感谢大家抽时间来参见我的生日宴会。”他朝着底下的人群举杯示意了一下,顺便送给前排的女孩们一个wink惹来一片尖叫。“其次…大家尽兴。我要说的就这么多——Music ” 他侧头冲右边打了个响指,灯光师立刻就让他陷入一片黑暗里。

 

灯火通明的大厅此刻各种被霓虹灯的颜色充斥,耳边播放着Halsey的Gasoline。音量真大,莱戈拉斯皱皱眉头走向他的朋友们。

 

“阿拉——”他话没说完就被喷了一身的花,平日里玩的好的那几个人笑嘻嘻的看他。

 

“祝贺你成年了啊莱戈拉斯~”亚坟的声音依旧甜蜜蜜的,陶瑞尔的声音还是这么Man。

 

“恭喜你终于可以合法的破\处了!” 金姆雳兴奋的踮起脚尖重重拍在朋友肩膀上。

 

“…”莱戈拉斯无语的撇了对方一眼,“没那打算。”

 

“无趣。”他两个男性朋友同时说道。莱戈拉斯眼皮跳了下。

 

“反正我们也都成年了,今晚来拼酒吧!”黑头发的少年的提议立刻迎来了一群同意的声响,于是他们五个走到二层一个雅间里,顺便叫了几瓶红酒。

 

莱戈拉斯把瓶身翻过来看了看那个标识,度数较高,然后给每个人的水晶杯里倒了一部分。

 

“老规矩,不醉不归!”陶瑞尔首先豪气万丈的喝光了杯中的酒液,余下几个人也不甘示弱的仰起脖子一干而尽。

 

“啧,”辣的他吐出一口气,转眼看看朋友们,正满怀笑意的看他。

 

“继续继续,倒!”刚开始的大家还十分兴致勃勃的,好像谁也不会醉一样的喝酒,一点也没有“红酒后劲大而且宿醉超难受”的自觉。

 

所以到后来就造成了“啊,啊,莱戈拉斯…怎么又两个你啊…不对…五个!”以及扑通的倒地声。他们几个东倒西歪的躺在沙发上,也许只剩莱戈拉斯还稍微清醒点。他起码还有心思想事情,比如我爸今天竟然为了应酬而不参加我的成年聚会我好生气啊。

 

十八岁,我的成年之际。这么重要的日子,他怎么可以不在乎呢?

 

这下可好,叶子越想越气干脆起身出去随便招了辆taxi回家打算当面找他爸对峙。

 

他带着满身的酒气冲进他爸卧室的时候瑟兰迪尔还没回来。他歪倒在他父亲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深深的吸气——淡淡的香气,沉安心稳的味道。老天!这么做可真像个恋\父的变\态!莱戈拉斯吓得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转念一想,好像自己就是啊,就又躺了回去。迷迷糊糊间他听到卧室门响了一声,但是他实在困于是把眼皮微微掀起一条缝看着面前的男人。

 

“瑟兰迪尔,你怎么这么模糊?”他头痛的很,嗓子也不舒服。

 

高挑的男人没回答只是把儿子揪起来往门的方向推了一把。 

 

“莱戈拉斯,出去。”他不耐的开口,“我要睡觉。有事明天说。”

 

少年眼睛亮了一下,而后一脸倔强的回答:“不出去!我不出去!啊啊啊不出去!”

 

瑟兰迪尔这才发现自家儿子竟然有耍酒疯的习惯。而且…还是以这么可爱,小孩子的方式。可是这也改变不了他也喝多了头疼所以看什么都不爽的现状。

 

他抿了抿嘴,嘲讽对方:“那你要留在这里干什么?”他眉毛渐渐舒展开一点,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来一场酒\后\乱\性?”

 

 极其刻薄的语气。莱戈拉斯爱极了他这幅样子——他无论什么样子他都爱。我就是爱他,只是他,什么样子的他,只要是他——噢!我完蛋了。他想。

 

莱戈拉斯站在原地愣了一瞬,然后扑上来就啃瑟兰迪尔的嘴唇,嘴里甜甜的喊他daddy。瑟兰迪尔——他真的很想推开莱戈拉斯可是这小子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也许是潜意识不想反抗)把他按在床\上,两腿分开了他的双\腿,低头吮\吸着他的上唇。

 

男人索性放他做下去,看他能做到哪一步来。他停止了挣扎,甚至微微分开了双唇让儿子的舌\尖探进来纠缠自己。他感到莱戈拉斯的舌\头舔\过自己的牙齿,毫无技巧的。

 

这样不行。


换个地方继续看


————————


使用愉快啦。

评论(20)
热度(58)
  1. 不是不是不是我呀笛涩 转载了此文字

笛涩

© 笛涩 | Powered by LOFTER